鄭和研究與活動簡訊

Newsletter on Cheng-Ho

 

第二十三期  20050920

 

     

 

    南京.太倉.上海.北京的研討會與紀念活動                                02

■新加坡研討會與展                                                     02

■澳門研討會與展覽                                                     03

臺灣臺中,自科博專題特展                                              04

臺灣臺北,史博專題特展                                                04

    1.萬明《明抄本〈瀛涯勝覽〉校注》讀後                            陳信雄 05

    1. 晚明鄭和資料探索                                             陳玉女 09

2. 六百年來鄭和形象的演變                                       陳信雄  14

3. 鄭和在臺灣                                           章樂綺、邱清華 28

4. 文化視角:「東南亞」的鄭和                                       曾玲 33

5. 檢視《星槎勝欖》的瓷器記錄                                   蔡侑樺 37

6. 孟席斯的另一面                                              歐政良 44

    1. 八下西洋遊臺澎                                            赤崁樓客 46

2. 鄭和密碼----完結篇                                          船政新臣 54

編輯室報告                                                                 本刊 58

English Contents (英文目錄)                                               59

    址:http://proj.ncku.edu.tw/chengho/

電子郵件︰chengho@proj.ncku.edu.tw

人:王文霞

    址:臺灣701臺南市大學路一號  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

編輯委員:陳信雄(主編) 王文霞     鄭永常  陳玉女  陳政宏

 


 

 

文字方塊:

     

 

 

 

   南京-太倉-上海-北京

南京,200574

「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周年國際學術論譠」開幕式,大會交流

「寶船廠遺址公園」開園

200575

論文發表:收到論文239篇;選148篇印成論文集,論文集共1045頁;出席研討會宣讀論者121篇。研究者來自中國大陸、臺灣、澳門、香港、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韓國、日本、美國、英國、法國、德國、葡蔔牙、澳大利亞。這是歷來最盛大的鄭和下西洋研討會。

 

太倉,200576

第三屆太倉航海節開幕

上海,200578-14

「鄭和航海暨國際航海博覽會」

上海展覽中心(延安中路1000號)

北京,2005711

鄭和下西洋600週年紀念會

是日上午九時,中國海域的船隻鳴笛一分鐘

國家博物館「鄭和下西洋特展」

「范春歌重走鄭和路攝影展」

 

   新加坡 

□「第三屆海外華人研究與文獻收藏機構國際會議」

時間:八月十八---二十日

參加人數甚多,主題涉及甚廣,其中與鄭和有關的論文的中文部分如下:

鄭一釣  鄭和遠航與海洋亞洲和平發展格局的形成

吳聿明  鄭和下西洋與太倉元明沉船之研究

吳文煥  鄭和是否到過菲律賓

孫中曾  禮與劍:鄭和下西洋的儒家考察從宋明的巨艦與宋元海戰的角度考察兩種視野下的航海活動

安煥然  鄭和形象與鄭和詮釋以馬來西亞社會為例

    從東南亞到祖籍地----中國民間鄭和崇拜及其社會文化意義----福建省漳州市角尾鎮鴻漸村「太保公」的田野調查

 

印尼文、英文部分如下:

Prof Dr A. Dahana       Tujuh Pelayaran Cheng Ho sebagai Diplomasi Kebudayaan

Drs Sumabto Al Qurtuby  Cheng Ho dan Fakta “Sino Javanese Muslim Cultures di Indonesia

Prof Dr Richard Leirissa  Maps as Historical Evidence: Gavin Menzies 1421: the  Year China Discovered the World

Prof Charnvit Kasetsiri    Zheng He: History and Myth in Thailand

Dr Johannes Widodo     Zheng He’s Voyage, Marinetime Trades, and the Architecture of Cosmopolitan Port Cities in Southeast Asia

Prof Wu Jin            600th Anniversary of Zheng He’s Initial Voyage—

(吳  京)            Historical Facts,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and Global Celebration

Mr Mathieu Torck       The Matter of Provisioning in Zheng’s Fleets: a Reconstructive Attempt

Mr Hsiao, Hung-Te      Zheng He’s Fleet at Hormus—Ascertaining the Original Motive for

(蕭弘德)            Zheng He’s Voyage

Dr Lee Hwa Wei        Resources for Zheng He Studies in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另有兩場演講,

Prof Dr Roderrich Ptak   Perceptions of Zheng He’s Voyages through the Ages

                  從鄭和下西洋談發揚中華文化

□ 新加坡同時舉辦「鄭和與亞洲海事展」

   新加坡國立圖書館製作了「鄭和展覽會」網站

   澳門 

□鄭和與海上絲綢之路--- 紀念鄭和下西洋六百週年學術研討會

主辦單位:澳門基金會,澳門大學澳門研究中心

    間:200599

    點:澳門大學國際圖書館演講廳

發表論文:

        范金民  鄭和遠航世界的歷史地位

        莊國土  明朝前期的海外政策和中國背向海洋的原因

                   ---兼論鄭和下西洋對中國海洋發展的危害

        楊允中  鄭和精神與海洋文明

        陳信雄  六百年來鄭和形象的演變

            鄭和縱跡建文考

        鄭培凱  鄭和與哥倫布:歷史錯亂的軌跡

            鄭和海權的中斷與明初「大一統」的制約性因素探析

            遠航600載,環球共注目--法國漢學界有關鄭和下西洋的研究

            走出鄭和下西洋認識的誤區

        陳佳榮  鄭和下西洋是中國古代文明的夕陽

        鄭國強  鄭和下西洋與澳門開埠初探

--- 從「下西洋」到「抗東洋」雙甲子之年的歷史思考

            從朝貢貿易網到自由貿易網

--- 中國與東南亞的區域合作及其對澳門的影響

 

□澳門  鄭和下西洋特展

    地址:海事博物館  澳門媽閣廟前地一號

    主題:鄭和下西洋始末,鄭和七次下洋重要事件,鄭和船隊的各式船隻,鄭和下西洋的重要人員,鄭和下西洋原因探討,鄭和下西洋的成就,鄭和下西洋與西方航海成就的比較。

 

臺灣臺中    六百年前的海上交響曲—鄭和下西洋特展   

主辦單位: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展覽期間:2005630日至1016(延長兩週)

  定時解說:每日上午十一時,下午二時。

  主要展品:長13米的絞車模型,直徑6米的盤車;龍涎香;紙莎草古蘭經;貝葉大藏經;明代早期青瓷、青花瓷;永樂、宣德通寶;「西洋」各種香料與土產;牽星板;六分儀。

 

臺灣臺北  鄭和與海洋文化-鄭和下西洋六百周年特展   

主辦單位:國立歷史博物館

展覽時間:臺北本館              2005916日至1023

台中港區藝術中心           11 5日至1225

展覽內容:三項主題:鄭和下西洋史跡、貿易瓷,中國古代船隻。展品有鄭和航海的相關文物、考古出土之古代船舶遺物、中國外銷瓷。展品來自臺灣學術單位與民間收藏,大陸的福建省考古博物館學會、福建省博物院、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長樂鄭和紀念館等。

推廣活動:展覽期間有多場專題講座與海洋文化推廣活動。

    址:臺北市南海路49 

 


 

 

文字方塊:

         

 

 

 

萬明《明抄本〈瀛涯勝覽〉校注》讀後

陳信雄

 

 

一.基本資料

作者     萬明,中國社會科學院明史研究室主任

書名     《明抄本〈瀛涯勝覽〉校注》

出版者   海洋出版社

出版年月 20057

版式     18 x 25公分

頁數      268

 

二.內容目錄

 

  本文之前:源流考(28)、凡例(1)

本文:序、紀行詩、諸番國名、寶船與人員;二十國記事;〈後序〉。全文刊出,逐條加以校勘、注釋,計106頁。

  附錄:三種明鈔本全文,〈藝海函本〉之序文,《瀛涯勝覽》的題跋資料,明鈔本史料比較,以及《武備志》之航海圖,計149頁。

  卷末:參考文獻、注釋條目索引、後記,計11頁。

  全書268頁。

 

三.貢獻

 

1. 《瀛涯勝覽》的第九次重要研究成果

馬歡隨同鄭和三次下西洋,記錄見聞,所著《瀛涯勝覽》為下西洋活動第一等重要資料。

  《瀛涯勝覽》初稿成書於永樂14(1416),經多年修改後,定稿於景泰2(1451)。後世出現多種鈔本與刻本,各種版本內容不一,修改與添加部分甚多,乃理解鄭和下西洋之一項重大障礙。

  學者之研究鄭和下西洋,不能不從此書之稽考做起。歷來從事此項研究者,主要有:

  .1895年,英人菲力普斯(G. Philips),〈譯注馬歡記錄的榜葛拉〉。

  .1929年,向達,〈關於三寶太監下西洋的幾種資料〉。

  .1933年,荷蘭載文達(J. J. L. Duyvendak),〈馬歡再考〉。

  .1933年,法國伯希和(Pelliot, P.)撰《十五世紀中國在印度洋的偉大航行》,以相當篇幅討論《瀛涯勝覽》,勘考所見刻本。認為《瀛涯勝覽》有二種版本,馬歡原本與張昇改訂本。

  .1934年,馮承鈞著《瀛涯勝覽校注》,據伯希和所討論明刻「紀錄彙編」、清刻「勝朝遺事」本,再參考向達提示的明代鈔本「國朝典故」互勘細校。

  .1940年,馮承鈞著《校明鈔本〈瀛涯勝覽〉》,將新發現之明代鈔本,《說集》本,與明代鈔本「國朝典故」對校,開明代鈔本校勘的先河。

  .1969年,日本小川博譯注《瀛涯勝覽》。

.1970年,英國米爾斯譯注《瀛涯勝覽》。

  今本書之作,秉承諸大匠之後的一份重大工作。

 

2. 《瀛涯勝覽》版本研究之重要貢獻

    《瀛涯勝覽》版本近二十種,有刻本,有鈔本;有明版,有清版。

    這些版本的內容,有許多待於推敲的問題,這些版本又不容易獲得,研究工作難以進行。

法國伯希和的研究,認知兩種版本,二種,張昇改訂本與馬歡原本;伯希和致力於兩種刻本的校勘,明刻「紀錄匯編」本與清刻「勝朝遺事」本。向達發現明代鈔本「國朝典故」本;馮承鈞以此三種版本相互校勘。後來,馮承鈞發現明代鈔本「說集」,乃取以與明鈔本「國朝典故」本互校。

萬明依據前述二種明鈔本,加上三十年前邱克發現明代鈔本「三寶征夷集」,再加上福建圖書館收藏的明祁氏淡生堂抄本《瀛涯勝覽》,以此四本明鈔本細加校堪、注釋,斯為:

朱當泪丏「國朝典故」本, 

佚名輯「說集」本,

天一閣「三寶征夷集」本,

祁承火業淡生堂鈔本。 

 

《瀛涯勝覽》的各種版本之中,明代版本優於清代版本,鈔本優於刻本,因為早期的版本保存較多原始內容,鈔本比刻本忠實。過去的研究,馮承鈞曾參考一種明鈔本校勘明清刻本,再以兩種明代鈔本互勘,這是借助於新發現的材料而有所突破。今萬明以四種明代鈔本細加校堪、注釋,是在前人的基礎上面的一大突破。不僅如此,作者索尋史料的努力的過程之中,有另一項要發現,發現第五種明代鈔本,梅純輯「藝海匯函」本。

萬明這本《校注》對於《瀛涯勝覽》的研究有重大突破。

  

3.對於鄭和下西洋的船隻人事資料提出重要看法

鄭和船隻與人員史料:「寶船六十三隻,大者四十四丈四尺,闊一十八丈。中者長三十七丈,闊一十五丈。許下西洋官校、旗軍、勇土、力士、通士、民稍、賣辦、辦事,通共計二萬七千六百七十員名」;這份史料歷來經常為人引用,但學界對於此項記錄的可信度,頗有爭議。以「寶船」史料而論,自1947年便有爭議,至今未有定論。萬明認為,對於此問題,馬歡《瀛涯勝覽》,是最根本的史料來源,乃解決此項紛爭的基本依據。

作者發現,《瀛涯勝覽》之含寶船、人員資料者,都是明代後期的鈔本。而明代早期直到嘉靖年間的原始史料卻都沒有寶船、人員史料。這幾份史料是:

1.初稿本,明鈔「國朝典故」本

2.明鈔「藝海匯函」本,

3.費信《星槎勝覽》,

4.鞏珍《西洋朝貢典錄》,

5.正德年間黃省曾《西洋朝貢典錄》,

6. 嘉靖年間祝允明《前聞記》。

據此推斷,寶船、人員資料,非馬歡原著所有,當為後來鈔本混入。至於萬曆25年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之有船寶船、人員資料,是否為寶船、人員資料之最早出處,或抄自萬曆間之鈔本,則待於查考。

人員問題,與寶船問題應作同樣的看待。

 

4.指出明代不同時期對於鄭和下西洋的感受不同

    作者指出,明初之人對於《瀛涯勝覽》或鄭和下西洋,都不關心,認為「在明初,官員的反應是冷漠的,《瀛涯勝覽》在當時並沒有得到官員階級的重視。查現存明初官員的文集,鮮見談及鄭和下西洋,或者可以說除了各國進貢異獸時歌頌昇平的官樣詩文外,幾乎見不到涉及鄭和下西洋的內容,可見少有人真正關心海外。」(26)

作者也指出,明初與明後期對於鄭和下西洋的態度是相當的不同,明代初期人們對於鄭和下西洋的關注,「是出于對異聞的好奇」(16),明代後期則是「具有一種對海上的憂患意識。」(16)

從《瀛涯勝覽》的鈔錄、刻印的情形,可以透視出這樣的史觀,這種看法有憑有據,顯示作者眼光之銳利。

 

5.附錄頗有助益於研究

    本書附錄含四項要史料:「國朝典故」本,佚名「說集」本,「淡生堂」本,加上「藝海匯函」本之序文,再添加各種版本的題跋資料,各版本相關史料比較,《武備志》之「航海圖」,使得此書集中了《瀛涯勝覽》的大部分重要的史料,乃鄭和下西洋研究的一份方便而豐富的工具書。

 

四.商榷之處

 

  這本著作的主要工作,完成於一年之內;對於這樣的大工程,一年之期,非常短暫,或者因此而有一些瑕疵。筆者以為下列諸端或有可以討論之處:

1《瀛涯勝覽》之明鈔本、清鈔本;明刻本、清刻本,如能盡量羅列,作成一表,列版本名稱,可能年代,藏書處,書籍內容,一般評論。

若能涵蓋此等部分,或可幫助讀者對於《瀛涯勝覽》的各式版本,有比較全面的認識。

 

2.討論方式可以更周全

可能是時間有限,多處提出看法,論述見解,採用選擇性舉證。

這種論述方式,好處是單刀直入,切入要點;但是有時候會導致證據欠周全,或推理不完全。

例如:源流考第五頁談「勝朝遺事」本經文人改竄,只舉「柯枝國」為例;第九頁,討論「國朝典故」本出自馬歡初稿本,舉出四例,不含天方國、文字「直白」、含正統九年序、「鈔」字;第十三頁,討論「說本」與「淡本」出自同一書,謂出入甚少,謂爪「蛙」用同一字,目錄內皆少「滿剌加」,阿丹國內文脫落處相同。

所指出部分故然有道理,但稍欠完整性與全面性。

  

  3.捨棄正體字

   本書裝訂、印刷,看來十分精美,同時也頗古典,但是本書採用「簡體字」,個人以為十分可惜。

    本書做為重要之工具書,期其可以傳之久遠,可以提供給海內外關心於之人。但是使用簡體字,可能限制了使用者,或造成不便。試想,在臺灣,在香港,可能有人讀不慣,試想五十年後,可能有人會用得有困難。

    一本垂之久遠、流傳多地的重要工具書籍,或宜選擇使用時間較長的正體字(繁體字)。

 

  4.《武備志》的排法太怪異

  《武備志》的〈航海圖〉,翻閱起來,十分怪異。前面205頁都是西洋式排法,從左而右,倒也一路順暢;此圖排法卻不中不西,頁序是西式排法,從左而右,每頁內容卻是從右而左,這種排法使各頁之間不能銜接,氣勢不通。

    似乎不難改變,或海圖部分,從底頁為始頁,或全書都從左而右。

 

結語.這份著作是鄭和600周年紀念之重要成果

 

  萬明主任這份著作的構想,開啟於十年前; 在2004年得到的有關單位的關心和支持,列入鄭和下西洋600周年紀念活動的出版計劃,成為此項紀念活動的成果之一。

  有關鄭和下西洋紀念的相關活動,種類和內容相當可觀,包括多場研討會,紀念會,展覽會,船隻復原,紀念館,出版,乃至音樂、舞蹈、戲劇。在這許多活動之中,學術研究應當是核心,因為學術的認定是許多活動的依據。在學術研究工作之中,基本史料的探研,又是最基礎的工作。而基礎史料工作之中,本書,《瀛涯勝覽》的版本校注,當然是第一等重要的成果。這份著作是鄭和600周年眾多活動之中的一份豐碩的成果。

鄭和600周年是探討鄭和的一個契機,有關鄭和下西洋史事,還有許多待於探索的部分。鄭和下西洋的研究,不當隨著2005年而結束,而應當以今年為起點,多作基本工夫,作更多更深入的探討。(陳信雄為成大歷史系教授)


 

 

文字方塊:

         

 

 

 

晚明鄭和資料探索

陳玉女

 

鄭和下西洋史事記載,就相關研究指出,自明萬曆年間,有逐漸增多之勢。原因何在?從羅懋登撰()《西洋記•序》(羅懋登於萬曆二十五年(1597)所寫或可窺其因素之一。序言:「今日東事倥偬,何如比西戎即序,不得比西戎即序,何可令王、鄭二公見,當事者尚興撫髀之思乎!」又「恭維我皇明,重新宇宙,海外諸番,獲賭天日,莫不梯山航海而重譯來朝。文皇帝嘉其忠誠,敕命太監鄭公和,大司馬王公景弘泛靈槎,奉使南印度錫蘭山國,溯流窮源,直抵西印度忽魯謨斯……。」可見明皇朝,此時正嚴重面臨倭寇侵擾,且逐漸喪失其東亞朝貢貿易體制下盟主之威權,故兪樾評《西洋記》,指出:「此書之作,蓋以嘉靖以來倭患方殷,故作此書寓思古傷今之意。」[1]而稍後註記萬曆四十三年(1615),清常道人記,闕名(不詳撰者),《奉天命三保下西洋》(以下簡稱《下西洋》)的劇本創作,則有意將萬曆朝的國威難題,刻意藉由鄭和下西洋事迹的上演,希望重振永樂朝「四夷向化俱朝獻」的盛世,重拾時人對皇朝的信心,並依此比附以粉飾萬曆朝,云:

方今聖人在位,聖智神聰,敬天愛民,豁達大度,攝伏四夷來賓,八方進貢,臣宰賢良,文脩武備,真乃是君王聖德賽唐堯,……萬民樂業,五榖豐登,天下太平,萬方朝獻。[2]

此類故事,成為當時宮中喜於上演,皇上愛看之劇情,[3]《酌中志•內府衙門職掌》記載:

聖駕陞殿,座向南,則鐘鼓司官在圍屏之南,將節次人物各以竹片托浮水上,遊鬪玩耍,鼓樂喧哄。另有一人執鑼在旁宣白題目,贊傀儡登答,到揚喝采。或英國公三敗黎王故事,或孔明七擒七縱,或三寶太監下西洋,八仙過海,孫行者大鬧龍宮之類,……。[4]

宣揚鄭和的豐功偉業,雖能發揮振奮人心之效,但也可能因此而使得萬曆朝君臣窘於面對現實困境的無能獲得暫時的麻醉!所以縱使《西洋記》及《奉天命三保下西洋》的情節多麼的背離史實、多麼的荒誕不經,乃至神化了鄭和的英勇事,卻或多或少反應時代的某種需求與不安;是多麼企盼一位神能者的出現,再造四夷來朝、國力強盛的皇朝天威。

除小說,戲劇資料外,筆記或私修明史亦屢見鄭和資料記載,觀晚明修史風氣,因市場經濟發展、文化普及、出版業發達、實學思潮、啟蒙思潮、古學思潮的發展等,促進史學的多元性,同時因統治威權的鬆動、官修明史的失敗而導致私修的蓬勃發展,演義類的歷史小說體裁也趁勢而起,荒誕多舛之著亦時有所見。[5]值此史著風潮,有關史家如何看待明初鄭和下西洋一事,其間所思、所論之異同為何,茲舉數則,相較檢核,以觀其竟。

 

一、鄭和下西洋時間,說法仍有參差

王世貞(1529-1593)撰,《弇山堂別集》卷九十,〈中官考一〉(萬曆18年(1590)刊刻)載永樂三年:

是年三月命太監鄭和等率兵兩萬七千人行賞賜西洋古里、滿剌諸國。按此內臣將兵之始也,和自是凡三下西洋,皆有功,人謂之三寶太監。(頁3973

此則記載,顯然不同於一般所知;(一)「是年三月」應是六月;(二)「和自是凡下西洋」應是七下。然顧起元(1565-1628)亦載明:

永樂三年三月,命太監鄭和等行賞賜古里滿剌諸國,通計官校、旗軍、勇士、士民、買辦、書手共二萬七千八百七十餘員名。[6]

談遷(1593-1657)撰(明),《國榷》(明末清初,順治十年(1653)刊成)有關鄭和下西洋的紀錄,其重要參酌,來自顧起元與何喬遠的史料著作。在鄭和出使西洋的年代上,《國榷》載明:「成祖永樂三年六月已卯,命太監鄭和等賜勞古里、滿剌加諸國,役卒共二萬七千八百七十餘人,寶船六十三艘,……。」(見《國榷》卷十三)所取與何喬遠撰,《名山藏》卷六,〈典謨記•成祖文皇帝〉所載永樂三年「六月,遣中官鄭和往諭西洋海外諸夷」的年代相仿。派遣員額及賞賜國度方面,大致雷同。

    早於上述資料的,鄭曉撰(明),《今言》(嘉靖45年(1566)刊)卷四,〈337則〉與〈338則〉之鄭和記事,是何喬遠的重要參考,下西洋時間,鄭曉僅提及:「永樂七年,遣太監鄭和、王景弘、侯顯率官兵三萬下西洋。凡西洋功次,即非斬首,選法不得減革。」而晚明尹守衡(1551-1663)撰,《明史竊》(天啟崇禎年間刊行)卷二十五,〈宦官傳第三〉,記永樂「四年,乃遣太監鄭和帥舟師三萬人,齎敕諭金帛浮海而西行,……」。

晚明人士關心鄭和航海記事增加,但各自聞見仍然紛雜不一,顯見資料來源的不穩定性。

 

二、鄭和下西洋次數

 

前見鄭曉、顧起元、尹守衡等,有關鄭和下西洋次數問題,僅述及一次,王世貞有「三次」之說,至於何喬遠及談遷則有多次往返記載,現在就何喬遠,《名山藏•典謨記》與談遷,《國榷》所載鄭和下西洋的年代和次數,整理成下列簡表:「《名山藏•典謨記》與《國榷》所見鄭和下西洋的時間次數」。

簡表:「《名山藏•典謨記》與《國榷》所見鄭和下西洋的時間次數」

鄭和下西洋

何喬遠,《名山藏•典謨記》

談遷,《國榷》

第一次(往)

永樂三年六月(往)

永樂三年六月已卯(往)

第二次(往返)

永樂六年九月(往),復遣太監鄭和等齎使古里、滿剌加、蘇門答剌、阿魯加、異勒、瓜(爪)哇、暹羅、占城、柯枝、柯撥把丹、小柯蘭、南巫里、甘巴諸國。

永樂九年六月(返),內官鄭和使西洋諸番,錫蘭山國王不禮,將劫之,和俘王以歸。

永樂九年六月乙巳(返)。太監鄭和還自西洋,先是經錫蘭山國,其王亞烈苦奈兒欲邀劫我,伐木斷道,和間行登舟,以二千人潛攻王城,入之,執亞烈苦烈兒并家屬以歸,群臣請誅之,上閔愚釋不問,給衣廩。

第三次(返)

永樂十三年七月,太監鄭和等奉使西洋諸番還(返)

永樂十三年七月癸卯,太監鄭和還自西洋(返)

第四次(往)

永樂十四年十一月(往)。

古里、瓜(爪)哇、滿剌、占城、錫蘭山、木骨都束、溜山喃、渤利不刺、陸柯丹、蘇門答剌、麻林刺、撒忽魯謨斯、柯枝、南巫里、沙里灣、泥彭亭諸國,及舊港宣慰使臣來朝。

遣中官鄭和等齎勑及錦綺紗羅綵絹等物,

偕往賜諸國王,仍賜柯枝國王印誥,并封其國中山為鎮國山,親製碑文賜之。

永樂十四年十二月丁卯(往)。

遣太監鄭和等同古里、爪哇等貢使敕賜各國錦綺紗羅綵絹,仍賜柯枝國王可亦里印誥,封其鎮國山,撰勒碑。

第五次(往返)

永樂二十年八(返)。

中官鄭和等使諸番國還。

永樂十九年正月癸巳(往)

命太監鄭和偕十六國使臣往賜其王錦綺紗羅綾絹。

第六次(往)

宣德五年六月(往)。

遣太監鄭和持詔諭諸番。

 

 

見鄭和屢次下西洋的往返時間,《名山藏》與《國榷》所錄差異甚微,但《名山藏》前後載錄六次,《國榷》五次,未見如《明史》可以整齊羅列出七次往返時間。據此,近代以來普遍認知的鄭和七次下西洋之說,在晚明的資料裡,並沒有取得一致的看法,所見所知相當參差,故不能就此批評王世貞的「凡三次」之說是錯誤之論,頂多只能說是導因於當時鄭和資料的有限和多方不同的耳聞所致。因此一次、二次、三次,乃至四次、五次、六次下西洋等不同的記載、耳聞、傳說,對時人而言,都是一種可能的說法。

 

三、鄭和下西洋動機

 

尋找建文帝,一直被視為鄭和下西洋的動機之一。據張顯清撰,〈也談鄭和遠航的動因紀念鄭和遠航600周年〉一文,經其翔實論證,明確指出,這「只不過是一種猜想,一種假說,一種傳聞。作為一種,盡可以去探索,去考證,但不可將之作為信史來判斷鄭和遠航的原因、目的與價值。」[7]文中述及建文帝出亡行迹傳言,至萬曆年間,王鏊、陸深、鄭曉、唐樞、沈德符等人亦加入以訛傳訛的唱和,遂使建文帝出亡之說演成以假亂真之勢。[8]但與此同時,晚明也有多位史家質疑建文帝出亡之說而進行考證,認為「恐皆好事者附會語也。」[9]而顧起元對於密尋建文踪迹,亦抱持不盡然的態度,《客座贅言》卷一,〈寶船廠〉慨言:「惜哉,其以取寶為名,而不審於《周官王會》之義哉。或曰寶船之役,時有謂建文帝入海上諸國者,假此踪跡之。若然,則聖意愈淵遠也。」查繼佐(1601-1676),於其《罪惟錄》卷二,〈惠宗帝紀〉更清楚表示不可能的看法,他說:「考出亡踪迹,見諸稗乘者,二五六而止,而情事各異,安得以各異者畫為一定歟?至於胡濙、鄭和之傳、益見附會,果匿亡王,何尚密訪?以靖難聲靈,口口天下,誰曰不可?即何顧忌而出此?

然而鄭和下西洋密訪建文踪迹,到了清初仍沸沸揚揚被爭相引述,乃因清初張廷玉總裁的《明史》提出「踪迹建文,耀兵異域」之說,「幾乎成了人們競相援引的對鄭和遠航性質的經典表述。」[10]的確,清初文獻持此說者,屢屢可見。舉如傅維鱗(?-1666)纂,《明書》(康熙年間完成)卷一百五十八,〈宦官傳一•鄭和〉載:「鄭和,……稱為三寶太監,數使滇黔百粵領上密,論蹤跡,建文。」張晉撰(),楊履道注(),《續尤西堂擬明史樂府》,〈下西洋〉:

造大船豎高檣選勁卒三萬強,三保太監下西洋。三擒畨七奉使,古來宦官未有此。謂帝有深心,乃因建文耳。夫吁嗟乎,爭傳遜國,混緇流不道,宮中一炬休。海外何勞更蹤跡,舊君久作火燒頭。[11]

楊履道注云:

帝疑建文帝亡海外,命鄭和等蹤跡之,多金幣,率兵三萬七千餘人,造大船泛海,和先後凡七奉使,三擒番,故當時有三保太監下西洋之說,尹昌隆于帝即位初,名列奸黨,將就刑。大呼曰建文時,嘗上書讓位陛下,奏牘可覆,帝取奏閱之,嘆曰:火燒頭,若早從所言,朕亦無此勞苦。

觀以上所載,縱使晚明資料出現反証鄭和下西洋為探訪建文踪迹的不合理,但截至清初卻不知有意或無意地建構起此動機論某種可信的文獻資料。

晚明鄭和資料逐漸豐富,記載卻互有參差,顯示鄭和下西洋再次被重視的時代需求外,也彰顯對鄭和下西洋史事所知的極限。晚明重提鄭和航海一事,與明皇朝瀕臨嚴重倭患及中央威權廢弛密切相關,而鄭和精神再現,加上晚明較自由開放的史學風潮,對於鄭和勢必加諸更多的讚美與期待;小說《西洋記》的怪誕無稽,戲劇《下西洋》誇大鄭和偉業,自是應勢而起的誇張作品。而顧起元評價鄭和下西洋,誇讚鄭和之舉的前所未有,說到:「按此一役,視漢之張騫、常惠等鑿空西域,尤為險遠,後此員外陳誠出使西域,亦足以方駕博望,然未有如(鄭)和等之泛滄溟數萬里而偏歷二十餘國者也。」[12]何喬遠則評定鄭和在外交歷史上的成功地位,說「海中諸國,則命黃頭二萬,望日占風,指鍼墜縴,無一不至,與是功者,即非斬首,選法不得減革,蓋太監鄭和與王景弘侯顯輩領之有歲,當是時,四夷君長,執贐獻琛,頂踵相望。」(《名山藏•王享記一》)茅元儀則認為:「明起於東,故文皇(永樂)帝航海之使不知幾十萬里,天實啟之,不可強也。當是時,臣為內豎鄭和,亦不辱命焉。其圖列道里國土,詳而不誣,載以昭來世,志武功也。」(《武備志•鄭和航海圖》卷二百四十(明天啟元年刊刻),〈占度載〉

晚明對鄭和在外交與航海上的肯定,清初則轉化成對鄭和個人才智上的美化,誠如傅維鱗纂,《明書•鄭和傳》所美稱的鄭和,「豐軀偉貌,博辯機敏」。之所以如此美化或神化鄭和,原因之一,不外乎鄭和原始材料的缺乏。[13]晚明將此問題歸咎於劉大夏隱匿鄭和下西洋檔案所致,然劉大夏是否敢抗命不公開相關資料,頗待商榷。[14]但於此,卻呈現晚明鄭和資料的窘境,然而在期待鄭和精神再現的時代需求底下,反而擴大鄭和形象創作和想像的空間。(陳玉女為成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六百年來鄭和形象的演變

陳信雄

 

    鄭和下西洋是歷史大事,但是對於此項歷史事件,不同時代的人,認知不同,不同背景的人,認知也不同。何者為真,何者為實,乃是理解鄭和(下西洋)的基本課題。茲以時代為序,追溯六百年來世人所認知的種種不同的鄭和的形象,並探討各種形象之特點與因緣。

 

壹.鄭和的形象隨著時代的推移而變化

 

  鄭和下西洋是一項歷史事件,但是人們對這項史事的認知或理解,並不是直接觀察其事,而是透過種種的媒材,間接得知此一事件。回溯各時代的相關史料,可以復原當時的鄭和形象。

  人們所以得知的歷史資料,主要有:檔案、碑記、見聞錄、學者著作、文學創作,以及考古出土文物。這些史料為數不多,但並不單純,見聞錄有的忠實,有的真假雜陳;碑記,有的據實而書,有的別有用心;檔案,真假並見;學者見解有的具有慧眼,有的不免於蒙蔽;文學創作,有的傳達史實,有的另有意圖;考古出土文物,真真假假已經聚訟紛紜;而對於文物的解釋,也是人各一辭。

  這些史料,有的十分忠實,有的則帶著一些障礙。六百年來,各時期的人接觸不同的史料,而得到不同的鄭和形象。六百年來鄭和形象的變化,歷經六個階段:明初、明中期、明末清初、清中期、清末民國、近二十年。

 

貳.六百年來的六個階段

 

一.第一階段--- 明代早期

1405-1433(明永樂3宣德8),二十八年。

這段期間,留下三種史料:官方檔案,紀事石碑,與下西洋人員的見聞記錄。

 

1.官方檔案二種,《明實錄》與《衛所武職選薄》。

  《明實錄》為明代歷朝帝王的行政紀事,含永樂、宣德期間下西洋活動的記載。[15]《衛所武職選薄》為明代各朝武職人員的籍貫、階級、參與戰役等紀錄,含若干鄭和下西洋武職人員的檔案。[16]

 

2.刻文紀事石碑六件

 a.〈故馬公墓志銘〉,鄭和父親的墓志銘,碑在雲南晉陽,大學士李至剛撰於永樂3年,文曰:「字哈只,姓馬氏,世為雲南昆陽州人……子男二人,長文銘,次和,女四人。和自幼有材志,事今天子,賜姓鄭,為內官監太監……[17]

   記載鄭和故里,家世,以及內官監太監職位。

 

 b.〈南京靜海寺殘碑〉,文曰:「一、永樂三年,將領官軍乘駕二千料海船並八櫓船……清海道。永樂四年,大船駐于舊港港口,即古之三佛齊。……首陳祖義、金志名等,于永樂五年七月內回京。由是永樂七年,將領官軍乘駕一千五百料海船並八櫓船。……國王亞烈苦奈兒謀劫錢糧船隻。

  提到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下西洋的年代與事蹟,含舊港陳祖義、錫蘭國王亞烈苦奈兒事件,以及船隻類型,船隻大小。[18]

 

c.婁東劉家港天妃宮〈通番事迹碑〉,文曰:「和等自永樂初奉使諸番,今經七次,每統領官兵數萬人,海船百餘艘...抵于西域忽魯謨斯等三十餘國,永樂三年...往古里等國...陳祖義...至五年回還。...永樂十九年,統領舟師遣忽魯謨斯等各國使臣....宣德五年,仍往番國開詔。[19]

  文凡819字,列述六次下西洋年月、所至國家,以及重要事件,立碑於第七次下西洋出發之前。

 

d.福建長樂天妃行宮〈天妃靈應之記〉碑,文曰:「自永樂三年奉使西洋,迨今七次,所歷番國,由占城國古里國、柯枝國,抵于西域忽魯謨斯國、阿丹國、木骨都束國,大小凡三十餘國….永樂三年,統領舟師,至古里等國。時海寇陳祖義五年回。……永樂十九年,統領舟師,遣忽魯謨斯等國使臣久侍京師者,悉還本國宣德六年駐泊茲港,等侯朔風開洋宣德六年歲次辛亥仲冬吉日鄭和、王景弘立石。[20]

  1177字,內容與前述〈通番事跡碑〉大體相同,唯略增少許資料。

 

e.泉州聖墓〈鄭和行香碑〉,文曰:「欽差總兵太監鄭和前往西洋忽魯謨廝等國公幹永樂十五年五月十六日於此行香望靈聖庇佑鎮撫蒲和日記立」。[21]

  載永樂15年下西洋之前,鄭和行香於泉州伊斯蘭教聖墓。

 

 f.〈布施錫蘭山佛寺碑〉

    今存斯里蘭卡哥倫坡博物館,內容略為:「大明皇帝遣太監鄭和、王景通等昭告于佛世尊曰:仰惟慈尊布施鍚蘭山立佛等寺供養:金壹仟錢、銀伍仟錢,各色紵絲伍拾疋,各色絹伍拾疋,

,織金紵絲寶旛四對……古銅香爐伍對,戧金座全古銅花瓶伍對,戧金座全黃銅燭臺伍對,戧金座全黃銅燈盞伍個,戧金座全硃紅漆戧金香盒伍個,金蓮花六對,香油貳拾伍觔,臘燭壹拾對,檀香壹拾炷。時永樂七年歲次己丑二月甲戌朔日謹施。[22]

碑文以漢文、泰米爾文、波斯文,分別歌頌佛祖、泰米爾神祇、波斯聖者,所列供奉禮品清單,則三種文字內容相同。

 

此外尚有二碑,見於文獻記載但未見其實物,為〈古里碑〉和〈柯枝碑〉。[23]

 

3. 馬歡《瀛涯勝覽》

 

隨同鄭和下西洋人員之中,三人記錄見聞成為專書,其中馬歡《瀛涯勝覽》,初稿完成於永樂14(1416),載所至22國見聞,每國記述約有一千言。[24]

 

二.第二階段,明代中葉

    約為宣德九年至嘉靖間(1436-1566),一百三十年間,代表性文獻有七:

1.鞏珍《西洋番國志》,宣德9(1434)完稿,時在下西洋之後一年。記錄航海所至20國。

2. 費信《星槎勝覽》,正統元年(1436)完成,時在下西洋結束後三年。載「親監目識之所至」22國,「採輯傳譯之所實」22國。

3.〈周聞墓志銘〉,成化六年(1470)立於太倉。

    此件碑文原稱〈明武略將軍太倉衛副千戶尚侯聲遠墓志〉,墓主周聞六使西洋,卒於成化6(1470)。銘文主要內容如下:「侯本姓尚氏合肥人,大父值元鹿失驅,豪傑蜂起從征魯蜀,厥績益大,官衡州衛百戶告替於長子義,改南寧,遽歿於官,無嗣。侯乃義之同母弟也,于是代焉。壬午遷太倉,時甫十有八,豐儀碩,老成純雅,識見超卓,上下咸爰羡焉。永樂己丑命內臣下西洋忽魯謨斯等國,選侯偕行。癸巳再往丁酉復命以行辛丑繼往,而中道取回。甲辰又往,仁廟詔停止之。宣德辛亥繼往,更二寒暑而回。冒險履危,生還者尠。侯凡六往同時受命者皆弗能及也。[25]

碑文記載周聞六次下西洋,「同時受命者皆弗能及也」,內文詳載六次出洋回洋年代與所至地。

 

4. 陸容《菽園雜記》,大約成書於成化間(1465-1487),乃後世文人追記前代之事,渉及鄭和下西洋文字有 262字,謂永樂七年(1409)九月出發,永樂二十二年(1424)詔書停止。侯顯同行,出洋凡四十一國。謂「諸番風俗土產,詳見於太倉費信所上《星槎勝覽》」。

 

  5. 祝允明《前聞記》,大約著作於弘治間(1488-1505),渉及鄭和下西洋文字有402字,提到《瀛涯一覽》、《星槎勝覽》,謂二書記載「異聞」。主要內容是具體記述宣德五年之航行,謂出使人員有二萬多人,是年閠十二月自龍灣開航;六年二月到長樂,同年十一月再從長樂出發,十二月到占城,七年正月啟航。接著記述航海所經歷各地名稱和年月日。宣德七年十二月到達最航點,魯乙忽謨斯,八年二月回航,是年六月回到太倉。船號有清和、惠康、長寧、安濟、清遠等;船名有大八櫓、二八櫓等。[26]

 

6.黃省曾《西洋朝貢典錄》,成書於正德十五年(1520),渉及鄭和下西洋文字,有474字,見于該書自序。略謂,永樂、宣德間,鄭和出訪各國,侯顯、馬歡從行,發自福州五虎門,往復幾三十年,至二十餘國,近者占城,遠至天方。提到三本著作《星槎》、《瀛涯》、《鍼位》。[27]

 

7.錢穀《吳都文粹續集》,成書於嘉靖間(1522-1566),是書卷二十八〈道觀〉著錄太倉〈通番事迹碑〉,內文約八百字,記述鄭和七次下西洋歷史次航行之年代,所至三十餘地點之名稱,以及六次下西洋重大事件。

 

三.第三階段,明未清初

  大約為萬曆到乾隆初(1573-1739),有167年。

  代表性文獻有八:

1.嚴從簡《殊域周咨錄》,成書於萬曆十一年(1583),其書卷八〈瑣里、古里〉條,將近兩百字的記載,記述一件奇特之事--- 成化間詔索鄭和出洋水程,車駕郎中劉大夏匿之,兵部尚書入庫檢索不得,大夏曰「三保下西洋費錢糧數十萬,軍民死且萬計,縱得奇寶而回,於國家何益。此特一敝政,大臣所當切諫者也。舊案雖存,亦當毀之以拔其根,尚何追究其無哉?[28]

 

2.《弇山堂別集》,王世貞著,刊刻於萬曆18年,〈中官考〉述及鄭和,但語甚簡略,謂永樂3年「三月命太監鄭和率兵二萬七千人行賞賜西洋….和自是凡三下西洋。[29]

 

3.《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羅懋登著,成書於萬曆25(1597),是大部頭的章回小說,共有一百回,一般版本的總頁數達一千餘頁。是書大談神仙妖魔之事,從三教教主談到天師與邪魔鬥法,中間穿插鄭和下西洋故事。書中顯示,鄭和下西洋始於永樂7年,至永樂14年返國,僅此一次,前後七年,到訪三十九國,取回許多寶物。書中並詳述鄭和寶船長四十四丈;除了寶船,尚有馬船、水船、糧船、座船、戰船;航行之時,船隻排列編組,形如燕子展翼,利於自衛和作戰。對於鄭和航行的許多細部描寫,為他書所未見。[30]

 

4.顧起元《客座贅語》,萬曆46年刊印,其,〈寶船廠〉一節簡略談到鄭和下西洋,永樂33月下詔出使西洋,載寶船、人員具體狀況;謂「此一役」,《星槎勝覽》「紀篹寂寥」,兵部「傳冊」為劉大夏「取而焚之」。[31]

 

5.〈自寶船廠開船從龍江關出水直抵外國諸番圖〉,收於茅元儀《武備志》卷二百四十。《武備志》天啟年聞成書,崇禎元年(1628)年進呈。此圖共二十頁,另有序一頁。圖繪內容起自南京寶船廠,直到木骨都束、忽魯謨斯,圖之首頁有序文,八行文字共一百四十二字,其結語稱「內豎鄭和,亦不辱命焉,其圖列道里國土,詳而不誣,載以昭來世,志武功也。[32]

 

6. 尹守衡《明史竊》,明崇禎間成書,卷25〈宦官傳〉提到若干宦官事蹟,但未標示宦官姓名於篇目或篇首,文中特別記述鄭和,謂「欲蹤跡(建文君)(永樂)四年帥舟師三萬人賚西洋三十餘國,威宣海外,一破國都再虜逆命王,一禽大盜酋,所至國納歀朝貢,採取未名之寶以巨萬計,是內臣之專征閫外,自和始也。[33]

 

7. 傅維麟《明書》,清順治間成書。其書卷158,159〈宦官傳〉介紹宦官二十五人,鄭和列於第三位,謂「兩奉敕駕海舶入西洋封諸夷國人稱三寶太監蹤跡建文。凡至其國,皆圖其山川城郭,條其風俗物產歸成帙以進[34]

 

8.《明史》,成書於乾隆四年,卷304〈宦官傳〉介紹眾宦官,鄭和列於首位,列數七次下西洋,盡數所至海外三十多國,並列舉鄭和之大功:戮舊港酋長陳祖義,俘錫蘭國王亞烈若奈兒,俘蘇門答剌王子蘇幹剌,所取無名寶物不可勝計。謂「自和後,凡將命海表者,莫不盛稱和以夸外番為明初盛事。[35]

 

四.第四階段,清代中期

約為乾隆初至同治間(1740-1874)135年。這段期間,未見新的史料出現,

也未見有關鄭和的論述。

 

五.第五階段,清末至1980

光緒元年(1875)1980105年間,研究風氣甚熾。

 1875年英人梅輝立,開風氣之先,以現代學術方法發現並研究鄭和,發表專文〈十五世紀中國人在印度洋的探險〉。[36]其後,歐美學者持續研究此一課題。兩年後,格倫威爾德(W. P. Goeneveldt)有研究專文,十年後菲利浦(Philipps)陸續發表三文,涵蓋十分重要的〈鄭和航海圖〉、《瀛涯勝覽校注》。進入二十世紀,歐美學者研究不輟,夏德(F. Hirth)、羅克希爾(Rockhill)等人有重要著作。進入三十年代,荷人兌溫達(J.J.J. Duyvendak),法人伯希和(P. Pelliot)著作最多,研究深入,影響深遠。[37]漢學家的研究風氣,到1970年出現集大成的著作,作表作為英人米勒士《英譯馮承鈞〈瀛涯勝覽校注〉》[38]

 

    清代中期以後,中國學者談論鄭和,首見於1903年〈支那航海家鄭和傳〉,而後1905年梁啟超發表〈祖國大航海家鄭和傳〉[39]

   到了民國二十年(1931)左右,中國學界研究風氣大盛, 1920年,張星烺《中西交通史料匯編》,對鄭和史事多所所涉及,1928張星烺《泉州考古記》記錄了新發現的〈泉州鄭和行香碑〉,1929年向達撰〈關於三寶太監下西洋的幾種資料〉,1934年馮承鈞譯伯希和《鄭和下西洋考》,撰《瀛涯勝覽校注》;1936馮承鈞撰《星槎勝覽注》。 1931年長樂〈天妃靈應之記碑〉為人發現,1936年鄭鶴聲發現〈靜海寺殘碑〉碑文。1941年鄭鶴聲《鄭和遺事匯編》。1961年向達注《西洋番國志》,整理《鄭和航海圖》。

 

六.第六階段,近二十餘年

    1981年迄今二十年間,有關鄭和的論述,大量出現,有論文,有報導,有專書;此外並有許多不同的形式紀念鄭和,如設置鄭和紀念館,開闢鄭和紀念公園,舉辦鄭和專題特展,製作鄭和船隻復原,以及紀念會,音樂創作,歌舞創作。

    這些活動十分密集,多見於中國大陸,也見於臺灣、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華人地區,並見於英、美諸國。

    見於中國大陸的活動主要有:

    1981年中國「航海史研究會」籌畫紀念鄭和。

    19834月北京成立紀念鄭和下西洋五百八十周籌備委員會,是年5月在江西九江召開《紀念偉大航海家鄭和學術研討會》。

    19849月南京,召開鄭和下西洋學術研究會。

    1984年太倉,成立「鄭和紀念館」。

    19857月南京,召開「鄭和下西洋580週年大會」,暨鄭和下西洋學術討論會。

    1986年南京,「南京鄭和研究會」成立,召開鄭和學術討會。

         南京,《鄭和研究》,季刊,至2005年第一期已有五十七期。

    1987年昆明,中國歷史文獻研究會成立,並討論鄭和下西洋的歷史評價。

    1988年南京,南京鄭和研究會等單位召開鄭和學學術研討會。

        在此其間另有若干相關活動,如:

製作「鄭和寶船模型」並巡迴各地展出,

      雲南電視臺製作《鄭和下西洋》電視連續劇8集,

    北京,製作科教片「海上絲綢之路」,

        江蘇揚劇團演出〈海圖神燈〉,

電郵部發行鄭和紀念郵票,

長樂、昆明等地成立鄭和研究會。

1990年太倉,召開「鄭和下西洋585週年大會暨學術研討會」。

1992年昆明,舉行鄭和下西洋587週年活動,並舉行全國性的學術研討會。

    同年在義大利熱那亞「船舶和海洋」世界博覽會展示鄭和船模。

1993年昆明,舉行鄭和研究國際會議。

19957月福州,舉行:「紀念鄭和下西洋590週年學術研討會」。

9月南京,召開「紀念鄭和下西洋590週年學術研討會」。

同年成立「古船模研製中心」,製作鄭和船隻模型。

    1998年江蘇,召開國際性的「鄭和與海洋」學術研討會。

         是年在里斯本舉行「海洋--- 未來財富」博覽會展出鄭和船模。

         出版《新編鄭和航海圖集》,朱鑑秋主編。

    2000711日,《武漢晚報》記者范春歌啟程「重走鄭和路」,走訪亞非

18國,攝影並報導鄭和遺址和文物。

    200210月南京,南京鄭和研究會主辦「鄭和研討會」。

    2002年太倉,「鄭和下西洋600週」徵文。

    2003711日太倉,首屆「航海節」。

    200312月上海,「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周年海峽兩岸學術研討會」。

    20046月太倉,仿古帆船「綠眉毛」號從太倉出航,預定作環球之航。

    20047月青島,「紀念鄭和下西洋」學術研討會。

    20047月北京,「世界文明與鄭和遠航」國際學術研討會。

    20048月太倉,單桅帆船「鳳凰號」自太倉出發,重走鄭和下西洋之路,

歷八個月,到到東非肯亞。

   200410月太倉,召開「國際鄭和學術研討會」。

  20053月北京,徵集「鄭和下西洋百年研究文選」。

 20053月深圳,「鄭和下西洋六百周年紀念:回顧與思考研討會」。

    20055月福州,「紀念鄭和下西洋六百周年」活動與研討會。

    200574南京,「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周年國際學術論壇」,

                    「寶船遺址博物館」開幕,

                    演出〈鄭和下西洋〉交交響樂。

           76日太倉,第三屆「航海節」。

           78日上海,「鄭和航海暨國際海洋博覽會」。

           711日首屆「中國航海日」,

上午九時中國海域的船隻鳴笛一分鐘,

                   北京,召開「鄭和下西洋600周年紀念會」,

                   北京,國家博物館展「范春歌重走鄭和路攝影展」,

                   北京,國家博物館展「鄭和下西洋特展」。

臺灣

    1999年臺北,《經典雜誌》連續兩期刊出鄭和專號,分別為「鄭下西洋之尋根探源」與「鄭

和下西洋之萬里追蹤」;並舉辦「鄭和下西洋特展」,展出船模等明初相關展品。

大愛電視臺,製作鄭和下西洋影片專輯四集。東森電視臺製作鄭和下西洋系列專輯。

200012月臺北,美國李露曄《當中國稱露海上》,由邱仲麟譯成中文,臺灣遠流出版公司出版。

  20019月臺北,國立海洋博物館籌備處,舉辦「走向海洋鄭和研究學術研討會」。

11月臺北,中華戰略學會「鄭和下西洋與國家戰略學術研討會」。

200110月基隆、臺南,《鄭和研究與活動簡訊》創刊,初為雙月刊,自第17期改為季刊;至20059月,已出二十三期。

    200211月臺南,「成功大學鄭和下西洋國際學術研討會」。

200311月英國孟席斯《1421—中國發現世界》,鮑家慶譯成中文,臺灣遠出版公司出版。

    20046月基隆,陽明海運公司舉辦「鄭和下西洋特展」。

  20052月臺北,中國廣播公司「鄭和下西洋六百年」十二集專題。

20052月臺北,「中華鄭和學會」成立。

20056月臺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舉辦「六百年前的海上交響曲--- 鄭和下西洋特展」。

20059月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鄭和與與海洋文化」特展。      

香港

    2003年城市大學舉辦兩次鄭和下西洋研討會於10月,11 月。

  2004年城市大學舉辦兩次鄭和下西洋研討會於4月,11月。

馬來西亞

    20041月,間馬六甲歷史博物館推出「鄭和文物展」特展。

        仿造600年前鄭和的船隻和時馬六甲王朝的船隻,從海洋駛入馬六甲河,航行十五分鐘,

同時舉行華族舞蹈和誦經的方式,呈現歷史記憶。

  20044月,「鄭和巡迴紀念展」,巡迴於吉隆坡、馬六甲、新山、彭亨、丁加奴、吉蘭丹,檳城各地。

  20056月,吉隆坡「鄭和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

新加坡

    20056月,舉辦「鄭和1421展覽」。

         7月,舉辦「鄭和文化村」特展。

         7月,「鄭和音樂劇啟航之鄭和烙印」演出。

         8月,舉辦「鄭和與亞洲海事展」。

         8月,「海洋亞洲與海外華外華人」國際學術研討會。

澳門

20059月,「鄭和與海上絲綢之路」學術研討會。 

美國、英國

    除了德、法、英、葡諸國學者繼續漢學家的傳統研究鄭和並發表論文,比較為人所知的活動有兩部特別的著作,和兩場特別的研討會:

  1994年美國李露曄著作《當中國稱霸海上》。[40]

    2002年英國孟席斯著作《1421—中國發現世界》。[41]

200412月哈彿大學,「鄭和下西洋」研討會。

  20055月華盛頓,國會圖書圖「鄭和下西洋意義探索」研討會。

 

參.各階段史料所呈的鄭和形象

 

一.罕為人知的皇家特遣艦隊--- 第一階段

  第一階段的留下了歷史訊息有三種:二種官方檔案,六件石碑,以及一種見聞錄。

官方著錄兩種:《明實錄》,提供了若干原始史料,但此書經過整理和修改,內容已非原貌;而此項檔案為宮中特藏品,能夠閱讀的人,只有很少數人。《衛所武職選薄》[42]提供鄭和下西洋的武職人員籍貫、階級、參與戰役等紀錄,是軍方人事的原始資料,但資料零散;而此種檔案是機密資料,有機會閱讀的人,也是很少數。

六件石碑提供不同的史學意義。〈故馬公墓志銘〉,對於鄭和的籍貫、姓氏、太監身份等出身背景,提供最確切的印證。〈靜海寺殘碑〉提供三個年代,以及陳祖義、亞烈苦奈兒事件,以及船型和船隻噸位。〈通番事迹碑〉與〈天妃靈應之記碑〉提供詳切的下西洋年代和所到之地。〈布施錫蘭山佛寺碑〉提供鄭和到達錫蘭的活動,以及當地的族群和宗教問題。至於泉州〈鄭和行香碑〉,則疑點甚多,年代,立碑者姓名、官職、年齡都可疑。不管是何種情況,六件碑石都是後來才為人發現,最早為人所知的是〈通番事迹碑〉,在嘉靖間(1522-1566)始為人記錄,民國間才為研究者發現,其餘則晚到清末、民國間才為人所知。

 

    私家著述一種,《瀛涯勝覽》。此書作者馬歡隨同鄭和下西洋,擔任通譯,位階不高,以旁觀的立場與態度,私下記錄沿途所見,立場客觀而超然,是學界公認鄭和下西洋史事最客觀最忠實的記錄。但此書初稿完成於永樂14(1416),在下西洋期間見過此書之人,應當沒有幾人。

 

  鄭和下西洋確是永樂、宣德間的大事,所動用力之厚人力之眾,彷彿一場對外作戰;此項任務之派遣直接出自帝王,但朝中群臣,反對聲浪頗大。[43]此事與國家行政並無太大關聯,與百姓生計也無關係。因此除了少數朝廷大臣,以及參與下西洋活動的人,外界知悉此事之人甚少。少數留下之記錄,也沒有引起多少注意。

 

二.在模糊與錯誤之中重拾記憶---第二階段

下西洋結束後不久,《西洋番國志》與《星槎勝覽》相繼完成;正統以後,馬歡的《瀛涯勝覽》漸有鈔本、刻本行世;而隨同下西洋的周聞〈墓志銘〉製作於成化間,但是這些史料直到成化間,很少為人所知。

 

成化間的《菽園雜記》,距鄭和下西洋不過三十三年,就內容來看,雖然聞知鄭和之事,但對於下西洋所知有限,而且有嚴重錯誤。謂鄭和下西洋在永樂七年(1409)九月出發,行文之意,似謂下西洋只有一次,在「七年」、「九月」;謂永樂二十二年詔書停罷下西洋;謂宦官侯顯與鄭和同行;謂鄭和下西洋到訪之國有四十一。謂《星槎勝覽》載「諸番風俗土產」。「七年」、「九月」之說嚴重不符;永樂22年之後乃有下西洋活動;侯顯五次出使,不曾與鄭和同時出訪;四十一國之說嚴重誇大;而行文之間也沒有評論,顯示作者不曾感受到鄭和下西洋的歷史意義。

 

    後來,《前聞記》、《西洋朝貢典錄》、《吳都文粹續集》一一浮現重要史料。

《前聞記》提到《瀛涯一覽》、《星槎勝覽》二書;謂鄭和之航行為「異聞」;謂出使人員有二萬多人。特別有價值的是:詳細列舉宣德五年出航、回航所至地名與年月,讀起來十分可信;提到船號有清和、惠康、長寧、安濟、清遠等,而此二者皆不見於他書;船隻型類有大八櫓、二八櫓等,又能與〈靜海寺殘碑〉所載「八櫓船」互相印證。

《西洋朝貢典錄》作者提到馬歡,所述下西洋年代,出訪國家,與馬歡《瀛涯勝覽》的記載相當接近。作者著作的本意,以及行文之間,對於鄭和下西洋的成就,高度肯定,熱烈推崇,不同於前二書所描述「異聞」。謂侯顯為副手,則為小誤。

《吳都文粹續集》著錄太倉〈通番事迹記〉,顯示作者或當時人對於鄭和下西洋之關心與仰慕。這份資料具體詳列七次年代和出訪地點,為以往資料所未有,對於研究有極大的突破性之幫助。後來《明史》之能完整述說七次下西洋,不能不仰頼此等史料。

 

明代中期,起初對於鄭和下西洋所知甚少,後來重要史料一一浮現;零散的的斷簡殘篇,逐漸累積成為完整的歷史記憶。

 

三.塑造成不一樣的形象---第三階段 

  萬曆十八年《弇山堂別集》,作者王世貞為鄭和出發港口太倉人,且學問淵博著作豐盈,為一代文宗,談起鄭和十竟然分陌生,下詔的六月說成三月,下西洋七次說成三次。可見當時知道此事之人非常少。萬曆46年《客座贅語》,謂下詔之永樂36月,誤為3月;未言七次下西洋,卻謂「此一役」;知《星槎勝覽》而不知《瀛涯勝覽》,提到劉大夏將「兵部舊傳」「取而焚之」,不同於《殊域周咨錄》所說的「藏匿」。顯示萬曆間一般人對鄭和史事所知不多,但是大體而言,萬曆、天啟以降,鄭和的訊息迅速堆積,逐步塑造鄭和成為止不太一樣的形象。

 

《殊域周咨錄》記載成化間劉大夏藏匿鄭和下西洋史料,表示對下西洋一事不認同,並表示此等資料「當毀之。」這條史料提供了反對下西洋的官員尖銳的意見和強烈的態度。此條史料內容奇特,具有戲劇性,十分吸引人。但是它是孤例,沒有旁證或佐證;而萬曆記成化事,有待旁證;此種重要的議論,卻出現於該書的《瑣里、古里〉條,而不是專論下西洋問題的篇章,頗不相稱;此書提到劉大夏藏匿「交南」(安南)資料;西洋或安南也許是混淆。[44]

   

《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述事完整,寫出大量前所未聞的說法,將零散的鄭和故事寫得趣味橫生,將鄭和下西洋故事推波助興,影響後世既深且遠。就整部著作的立意來看,作者對於鄭和高度讚美,建立了英雄之形象。而書中許多史料,為他書所無,研究者多認為此等資料乃參考可信史料而來,認為這本小說保存許多被遺忘之史料,貢獻甚大。

  然則,此書基本上是虛構,卻因為加入《瀛涯勝覽》等史料,真真假假,讀者難以分辨。謂鄭和下西洋始於永樂7年,至永樂14年返國,僅此一回,前後七年,嚴重誤導。[45]又如,謂鄭和寶船長四十四丈,除了寶船,尚有馬船、水船、糧船、座船、戰船,航行之時,這些船隻排列編組,形如大鳥展翼,利於自衛和作戰,其實這些內容抄自萬曆期間戚繼光的《紀效新書》,以萬曆之事套入鄭和之事。此等誤導不勝枚舉,研究者難免誤判,一般讀者更容易混淆。此書確有推廣歷史見聞的功能,但也嚴重誤導認知。

 

〈自寶船廠開船從龍江關出水直抵外國諸番圖〉,為鄭和下西洋相關史洋的第一份航海圖,全圖多達二十頁,圖例完整而豐富,提供具體清楚的航海資料。而序文謂鄭和「不辱命焉」,而此圖用以「志武功」,對鄭和下西洋的成就高度肯定。

  然則,此圖最早出現於天啟年間,進呈於崇禎元年(1628),距鄭和下西洋結束將兩百年。有人以為此圖可能出自茅元儀的祖父,茅坤。認為茅坤在嘉靖二十六年(1557)曾經參加浙江巡撫胡宗憲幕府,參與編輯海防典籍《籌海圖編》,因此此圖可能在嘉靖年間所得。[46]然則,即使如此,此圖也是嘉靖時之材料。是否為鄭和時代原圖,有無混入後來材料,都有待於稽考。此圖標題作〈自寶船廠開船從龍江關出水直抵外國諸番圖〉,無法解釋此圖為鄭和航海圖,但序文,稱道鄭和「不辱命焉」,卻暗示鄭和的關聯性,語詞含混,不清不楚,製造許多混淆。

到了明未清初的《明史竊》、《明書》、《明史》形成鄭和在斷代史乃至正史的地位。崇禎間的《明史竊》記述鄭和,下西洋一次,但「一破國都再虜逆命王,一禽大盜酋,所至國納歀朝貢採取未名之寶以巨萬計。」雖然敘事不清楚,卻肯定鄭和的歷史地位。順治間的《明書》,鄭和列為宦官第三人,謂「兩奉敕駕海舶入西洋封諸夷國。」下西洋一次變成兩次,再度肯定其貢獻。

乾隆間成書的《明史》介紹眾宦官,鄭和為首,列數七次下西洋,盡數所至海外三十多國,並列舉鄭和之大功:戮舊港酋長陳祖義,俘錫蘭國王亞烈若奈兒,俘蘇門答剌王子蘇幹剌,所取無名寶物不可勝計。謂「自和後,凡將命海表者,莫不盛稱和以夸外番為明初盛事。」敘事清楚,高度肯定鄭和對國家有重大貢獻。

 

    四.定於一尊也被遺忘的往事--- 清代中期

一百三十年間,未見新的史料,未見新的有關鄭和的論述。

    《明史竊》、《明書》、《明史》為鄭和立傳,確定鄭和下西洋史的歷史地位;從此未見有人提出異議,另一方面,從此相當長的一段時期之內,未聞有關鄭和之敘述或評論,好像鄭和被人遺忘了。

這是一段記述和議論鄭和的「空白期」。

 

五.重新發現並逐步強化--- 第五階段

    清末,光緒元年(1875),英人梅輝立(William Frederrick Mayers)研究鄭和,撰〈十五世紀中國人在印度洋的探險〉(Chinese Explorations of the Indian Ocean during the Fifteenth Century),引《西洋朝貢典錄》、《明史》等典籍,推崇鄭和下西洋之重大成就。其後,漢學界之鄭和研究持續不斷。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研究風氣甚熾,法人伯希和,研究鄭和深入而廣博,其名著《十五世紀中國人的偉大航行》,意旨一如《明史》,對於鄭和高度讚美。直到1970英人米勒士(John Vivian Gotlieb Mills)著《英譯馮著「瀛涯勝覽校注」》(The Overall Survay of the Ocean’s Shores),同樣推崇鄭和下西洋。

  中國學者之研究鄭和下西洋,始於晚清,1903年先有佚名作者之〈支那航海家鄭和傳〉,而後1905年梁啟超發表〈祖國大航海家鄭和傳〉,二份著作同樣肯定並推崇鄭和。民國以來,直到1970年代,馮承鈞、向達、張星烺,以至鄭鶴聲,對於鄭和的論述,同樣高度推崇。

  百年之間,論者以歷史學的角度,經過學院的研究,無論是外國的學者,或是中國的學者,一致認定,鄭和下西洋是偉大的行為,鄭和成為中外歷史學家認定的英雄人物。

 

六.英雄形象臻於極至--- 第六階段

            近二十餘年,華人世界積極籌劃鄭和下西洋六百周年紀念。這種風潮主要見於中國大陸,也見於華人大量居住的臺灣、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以至於美國、英國等地。這些地區,以研討會、紀念會、復原造船、復古航行、影片等方式研究、追憶鄭和,視其內容,絕大部分視鄭和為中國之民族英雄,為世史上之偉大人物。1994年,美國人李露曄著《當中國稱霸海上》,2002年,英國人孟席斯著《1421---中國發現世界》,將這種肯定讚美,推展到最高潮。

  不過,熱潮之中也有另一種聲音,有人以為鄭和「寶船四十四丈」之說未必可信,有人以為鄭和到過的地方未必到超越前代,有人以為鄭和航海的歷史意義應當重新評估。

 

肆.六百年鄭和史料與形象的若干特性

   

  六百年來,鄭和形象的不斷轉變,轉變的特點,主要有四:

一.鄭和史事不同於其他活躍於異域的人物

中國歷史上活躍於異域的英雄好漢頗有其人,但這些人物的生平事蹟與歷史角色,與鄭和頗為不同。漢代的張騫,班超,南北朝的法顯,唐之王玄策,玄奘,義淨,鑑真,他們的事跡與評價,史書記錄都十分清楚明確。鄭和則不同,起初,資料甚少,後來資料增加,但真真假假,成為謎一般的人物,最後轉變成為史家筆下的英雄人物,甚至是世界史上的偉大人物。

鄭和下西洋的事跡和論斷,六百年來撲朔迷離,難以認識。

 

二.六段變化有其蛻變規則

六百年間歷經六個階段的蛻變,此六階段為:

1. 明初鄭和下西洋期間,28年;

2. 明中期,正統至嘉靖(1436-1566),約有130;

3. 明末清初,萬曆到乾隆初(1573-1739),約有167年;

4. 清中期,約為乾隆初至同治間,1740-1874,約有130年;

5. 清光緒至19701875-1980105年;

6. 最近二十多年,1981-2005

 

  此六階段,起頭與末段是二十來年,其餘各階段都是一百三十年左右。起初,是歷史的轉變;最後是時機的成熟,都是短時間內有顯著的現象;明末清初演變最大,其醞釀期長達167年,其餘三個階段都在一百三十年左右。除了頭尾,每個階段平均一百三十年,慢慢地醞釀出一種又一種的鄭和形象。

    每個階段,都在變。第一階段,留下少數檔案、碑記,以及私人著述,而世之聞知者甚少;第二階段,七份文獻顯示,起初士人的歷史記憶十分模糊,而後相關資料陸續浮出,具體形象大致浮出;第三階段六份文獻顯示,中國士大夫處在歷史變局之中,有一種特殊的心態,對於鄭和有所憧憬,有所寄託,於是談起鄭和下西洋,像在述事,同時也像在發舒感懷,最後底定於於《明史》〈鄭和傳〉,為盛世之英雄。而後第四階段,清中期一百餘年,未見任何敘述或議論,是定型,也是遺忘期。第五階段,清末以來一百多年,歐人起頭,中外學者齊力,為史冊所載鄭和提出許多肯定和讚美。第六階段在有計劃地推動之下,迅速堆積鄭和的豐功偉業形象,集傳說與想像之極至。

 

三.        史料原本甚少,逐漸增加,後來多得巨冊紛紛出籠

  原始史料如碑記、檔案,內容十分簡略;一本見聞記錄,也十分扼要,對於整個下西洋事件,述事並不周全。

第二階段出現的七份史料,《西洋番國志》、《星槎勝覽》,補充第一階段《瀛涯勝覽》的記述。後來,筆記形式的著作逐一補充史料:《菽園雜記》,記述鄭和下西洋部分262字,另外三種文獻,《前聞記》、《西洋朝貢典錄》、《吳都文粹續集》鄭和資料分別有402字,474字,800字,補充大備。

  第三階段,六種文獻,內容迅速大增,由兩百字,變成一百回()的大部頭的小說,以至於二十禎圖片附文一百字的「航海圖」。最後底定於斷代史的《明史鑑》、《明書》,乃至正史《明史》的最權威的敘事,〈鄭和傳〉。

經過第四階段空白期之後,在第五階段,鄭和成為學界研究之焦點,每隔幾年就有突破性的鄭和論述出現,重要論文在百篇以上,經典之作的專書有十部左右。

第六階段,二十年間,鄭和資料之增加,快速得像報紙,並且有紀念會、特展、船隻復原、小說、音樂、舞踏等訊息相呼應,每隔幾天就有鄭和的新聞,資料多得足以成為圖書館的專題特區。

 

四.        對下西洋的評價不斷改變

    在明代初期,鄭和下西洋只是一項任務特殊的皇家航海活動。《瀛涯勝覽》以及稍後成書的《西洋番國志》、《星槎勝覽》,並未稱讚鄭和下西洋有何起過前人之處;《明實錄》對於鄭和下西洋只有幾條簡略記錄,唯獨鄭和於所立石碑,宣揚所到地域之多,以及事功之大。

 

明代中期,鄭和事蹟變成一種「異聞」,奇異而陌生的故事,而後浮現的是這些事蹟的幾項真實史料,論述者對於鄭和下西洋的論斷逐漸轉為肯定和推崇。

 

明代晚期,先是出現反對下西洋的記述,再而出現繪聲繪影的想像,描繪鄭和為神奇英雄,航海圖的出現,則將鄭和轉變成為真實的偉大人物。明末清初幾部斷代史對於鄭和作肯定和推崇,正史《明史》定位鄭和為民族英雄。

清中期百年之間,鄭和的英雄地位穩定如巨山,但也差不多被人遺忘。

清末以至民國期間,中外學者重拾鄭和下西洋的記憶,肯定鄭和的成就,並以學術的方法肯定其地位,鄭和成為世界性之偉人。

近二十餘年,鄭和論述成為風潮,鄭和不但是崇高的中國民英雄,更是世界航海史上最重要的人物,遠超過哥倫布、達伽馬、麥哲倫之成就,鄭和是人類歷史人物之中的巨星。

另一方面,研究者之中也有新的論調,認為鄭和所到之地,未必超越宋元期間的航行,而鄭和海外活動的實質內容,只有皇室特定之幾項任務,跟國計民生息息相關,也不同於宋元的海外活動。至於寶船未必有「四十四丈」之大,航海術沒有新創。而最為人所知的「名著」,美國的《當中國稱霸海上》、英國的《1421---中國發現世界》,則很有傳說或想像的性質。

 

伍.結語

 

    歷史的鄭和,是宋元以來海外交通勃蓬發展的總結,也是明清海洋發展困頓的起點。因為夾在歷史的混淆和尷尬之中,自明代中期,學者著作便有一些蒙蔽,也有一些附會,從成化間的《菽園雜記》到天啟間《武備志》一再添增誤會和附會,清初編輯《明史》的〈鄭和傳〉是這些傳統說法的匯合與定型,清末梁啟超的〈祖國大航海家鄭和傳〉是其延續,1994年美國人李露曄著《當中國稱霸海上》,也是這類傳說的延續。想像的鄭和,萬曆間羅懋登的《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是此中代表作,是隨意想像的神魔小說,2002年英國人孟席斯《1421---中國發現世界》則纔和許多史事、附會和想像,成為異想天開的現代怪談。此三者,歷史、傳說與想像,糾纏在六百年來的種種著述之中。(陳信雄為成大歷史系教授,本文原發表於20059月澳門基金會的「鄭和研討會」,略經修改發表於此。)

 


鄭和在臺灣

章樂綺、邱清華

 

    文獻所載鄭和與臺灣記事,最後記載見於20世紀初的《臺灣通史》。在20世紀中葉後,臺灣的專家學者雖發表很多關於鄭和的論著,但鮮少談及在臺灣的日常生活中可遇到的鄭和,故特為文記述,以免這一段「鄭和在臺灣」,欠缺文字的記述,而致現今存在的事實變成了未來的傳說。

 

鄭和曾否到過臺灣?回顧古籍,鄭和到臺灣的軼事始見於《東番記》明代陳第(15411617年),「永樂初,鄭內監航海諭諸番,東番獨遠竄,不聽約,於是家貽一銅鈴,使頸之,蓋狗之也,至今猶傳為寶。」

 

其後,相關的記述多沿襲《東番記》,如:明代張燮(15741640年)《東西洋考》「永樂初,鄭中貴航海諭諸夷,東番獨遠竄不聽約,家貽一銅鈴使頸之,蓋擬之狗國也。至今猶傳為寶,富者至掇數枚。」清時修纂《明史》「永樂時,鄭和遍歷東西洋,靡不獻琛恐後,獨東番遠避不至。和惡之,家貽一銅鈴,俾挂諸項,蓋擬之狗國也。」連雅堂(18781936年)《台灣通史》「永樂中,太監鄭和舟下西洋,諸夷靡不貢獻,獨東番遠避不至。東番者,臺灣之番也。和惡之,率師入臺。東番降服。家貽一銅鈴,俾掛項間。其後人反寶之,富者至掇數枚。」

 

由此來看,鄭和船隊似應曾到達台灣。然而,由隨同鄭和出洋的記述,如馬歡的《瀛涯勝攬》、費信的《星槎勝攬》、鞏珍的《西洋番國志》,以及下西洋相關的石碑銘文,乃至《明實錄》等,則均未曾提及鄭和到過臺灣的事蹟。

 

有關鄭和是否曾到過台灣已有諸多探討,姑不論鄭和到過臺灣是史實或是傳說,在台灣各地確有不少與鄭和相關的遺風與痕跡,除了早年的汲水、投藥、植薑外,後又有媽祖香火的引進等,及至近年為紀念2005年鄭和下西洋啟航600週年,更展開多項活動,特摘述如后。

 

一、        鄭和赤崁汲水

 

清康熙蔣毓英《臺灣府志》卷一<沿革>條:「臺灣古荒裔之地。明宣德間太監王三保下西洋,舟曾過此。」

「大井。明宣德間太監王三保到此,曾在此井取水,即今西定坊大井也。」按王三保或即係指與鄭和同行的太監王景弘。

    連雅堂《臺灣通史》:

 「和入臺,舟泊赤崁,取水大井。赤崁,番社名,為今臺南府治,其井尚存。」

 

在西定坊(今臺南市民權路、忠義路以西),今民權路與永福路交界口有大井頭,但如今井已不復存,只見一立碑,寫著:「大井頭」,開鑿的年代不詳。據清康熙59年(1720年)陳文達所著《臺灣縣志》的記載,大井是先民來臺登岸汲水之處,其渡口稱「大井頭」,當時井畔汲水熙攘,熱鬧非凡。「吃大井頭的水,不肥也美」之語不脛而走,「井亭夜市」更是府城勝景之一。然臺江淤淺後,府城水陸渡頭移至今日接官亭石坊附近,大井頭漸趨寂靜。

 

另外,臺南赤崁樓現存有古井,按赤崁樓是荷蘭人在1653年創建,經明、清、日據時期,幾經改建,現有一半圓形石砌古井,為荷蘭人所鑿,遠在十五世紀之後。在赤崁樓之南不遠的大天后宮內,亦有一口古井,名曰「龍目井」,但為明末永曆18年(1664年)間所鑿,係明寧靖王朱術桂府內專用,原有一對。也都與鄭和無涉。

 

二、        鄭和投藥醫病

 

清康熙蔣毓英《臺灣府志》:

卷一<沿革>條:「灣古荒裔之地。明宣德間太監王三保下西洋,舟曾過此,以土番不可教化,投藥於水中而去。此亦得之故老之傳聞也。」

卷十<古蹟>條:「藥水。在鳳山縣淡水社。相傳明三保太監曾投藥水中,今土番百病,水洗立愈。」

 

鄭和投藥醫病的傳聞亦見於馬來亞麻六甲三寶井的「汲水治病」,以及泰國「投藥」、「水浴」。其實在21世紀的今日,仍有所謂的水療法(Hydrotherapy),例如SPA。在醫藥不發達的時代,飲溪水、洗溪水時常被視為一種治療方式,或許此溪水含有某些礦物質,確有其特殊功效。清康熙年間郁永和來臺灣時,亦曾觀察到土著原住民患病,只靠飲溪水或浴於溪治病;在所作之《裨海記遊》有這樣的記述:「有病不知醫藥,唯飲溪水則癒。……有病者,浴益頻。……兒患痘,盡出其漿,後浴之,曰:不若是,不癒也。

 

三、        鄭和種植三保薑

 

    清康熙蔣毓英《臺灣府志》:

「三保薑。相傳岡山顛,明三保太監曾植薑其上,至今常有薑成叢。樵夫偶然得之,結草為記。次日,尋之弗獲故道。若得其薑,百病食之皆癒。」

 

清康熙王世楨《香祖筆記》:

「鳳山縣有薑,名三保薑,相傳明初三保太監所植,可療百病。」

 

清康熙陳文達《臺灣鳳山縣志》:

「明太監王三保,植薑岡山上,至今尚有產者,.有得者,可療百病。」

 

    連雅堂《臺灣通史》:

「鳳山有三寶薑,居民食之疾瘳,云為鄭和所遺。則和入臺且至內地,或謂在大岡山也。」

 

《本草綱目》稱薑性味辛溫(熱),可暖胃散寒,消食醒酒,用於寒證的傷風咳嗽、胃痛、腹痛,脾胃虛冷,瘧疾寒熱(脾胃聚痰,發為寒熱),但沒指稱薑的品種。

 

但幾經探詢鳳山、阿蓮、新港等地農會,均不知有三保薑。大崗山位於現今高雄縣阿蓮鄉之東面,清代屬鳳山縣治。如今大崗山以生產蜜棗、芭樂、龍眼蜂蜜著稱,山頂仍種有薑,供山上佛寺齋房素食之用,然而當地居民及佛寺裡九十高齡的長老,都未曾聽聞有三保薑。

 

大崗山海拔343公尺,寺庵多,有「臺灣佛山」之稱,在眾多寺廟中以超峰寺起造年代最早,紹光禪師於清雍正九年(1731年)在此開基,1763年臺灣知府蔣元焄興建觀音殿,經歷百餘年,年久失修,於1909年擴建大雄寶殿,1924年建三寶殿,供奉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及大勢至菩薩),與鄭和名號的三寶無關。

 

四、        鄭和引入媽祖香火

 

鄭和在江蘇太倉瀏家港及福建長樂的天妃宮豎立之石碑,稱航海受天妃護航與庇佑。臺南市的大天后宮,原為明末寧靖王府第,清康熙年間(1684)改為媽祖廟,稱大天后宮,也稱為府城大媽祖廟。廟在赤崁樓之南,為一級古蹟,謂媽祖香火係三寶太監由湄州引入臺灣。據廟前於2005年新近整建後豎立之「臺灣祀典臺南大天后宮表略」云:

 

「明宣德間(1426~1435年)鄭和與王景弘艦隊因避風及取水,曾駛入臺灣台南赤崁,即今大天后宮大井頭旁古渡頭附近,相傳三寶太監引湄洲香火入台奉祀,其後在寧南坊建天妃宮,明末有住持僧聖知者,與寧靖王交情深厚,王殉難前,允許將王府改廟,奉祀媽祖,為臺灣最早得媽祖香火。」

 

    在廟中的「龍目井」旁有碑文,於2002年所立,其上寫者「明宣德間,命欽差太監鄭和王景弘侯顯往西洋,適遇狂飆,禱神求庇全,安抵臺,虔立廟祀於大井頭,承玆休命永錫嘉祉,明鄭時寧靖王許以所居改廟即此也」,立碑者為臺南市長張燦鍙及副市長陳哲男等。

 

另外,位於臺南沿海安平港邊的開臺天后宮,於明永曆年間(1668年)建於安平渡口,所供奉之媽祖神像為鄭成功從湄洲祖廟所恭請的鎮船媽。但因戰亂廟中神像分祀於其它廟宇,1966年新廟完工,媽祖方再遷回;而今日廟貌於1994年修建,牆上有蔡姓信徒供奉「聖母護海圖」之石雕,其上刻有「明鄭和下西洋,海上遇浪得聖母護航」之圖文。

 

五、        鄭和神木

 

位於宜蘭縣西邊大同鄉的太平山,有座棲蘭森林遊樂區,完工於1989年,其神木園在海拔1500公尺的森林裡,古木參天,紅檜與臺灣扁柏樹齡從四百年到上千年,其中51棵依照樹齡與歷代人物來命名,如孔子、華佗、關羽、白居易等,第18號紅檜名之為「鄭和」。

 

六、        鄭和紀念館

 

彰化縣花壇鄉有個臺灣民俗村,開幕於1993年,距彰化市約半小時車程,位於山凹裡,佔地52公頃,展示臺灣過去三百年來的各時期不同型式的建築、古老行業、傳統民俗等。其中有座熱蘭遮城,旁邊有個航海王歷險館,外觀有如寶船,長約25公尺,船艙內有鄭和塑像,其旁並建有鄭和紀念館,內有一2公尺高石雕的鄭和塑像。

 

七、        海軍巡弋鄭和艦

 

此為臺灣海軍二代艦,仿美國Perry級巡防艦,由位於高雄的中國造船公司興建。本級艦為鋼質船殼,主甲板上則為鋁質結構;艦身長453呎,寬46.95尺,吃水25呎;滿載排水量4,103噸,輕載3,900噸。本級船艦共建造8艘,分別以歷史名將來命名,依序為:成功鄭和繼光岳飛子儀班超張騫田單,編號1103的鄭和艦於1994年完工,在2003年曾因魚雷失蹤而上了新聞報導。

 

八、        鄭和菜館與三寶飯

 

鄭和菜館於2002~2004年間開設於臺北市東區,位於大安路近忠孝東路口,以鄭和船隊行經麻六甲海峽沿岸的馬來亞、新加坡菜餚為賣點,使用胡椒、香茅、椰漿、椰糖、蝦醬、咖哩等調料,頗具南洋風味。

 

至於臺灣的廣東館子所販售的招牌快餐,以「三寶飯」為名,此三寶另有所指,與鄭和無關,係叉燒、油雞、燒鴨三拼的主菜,比香港坊間常見的雙拼多了一味。

 

九、        鄭和專書著作與譯著

 

           徐玉虎《明代鄭和航海圖之研究》臺灣學生書局,1976

           江鴻《最早的中國大航海家--鄭和》臺灣中華書局,1986

           經典雜誌編《鄭和下西洋:海上史詩》經典雜誌社,1999

           陳水源《傑出航海家鄭和》晨星出版社,2000

           李露曄(Louise Levathes)著,邱仲麟譯《當中國稱霸海上》遠流出版社,2000

           孟西士(Gavin Menzies)著,鮑家慶譯《1421:中國發現世界》遠流出版社,2003

           陳信雄、陳玉女編《鄭和下西洋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稻香出版社,2003

           《鄭和研究與活動簡訊》,臺南市的成功大學歷史系與基隆市的臺灣海洋大學海洋科學系,

200110月發起編印雙月刊,後改為季刊迄今,提供鄭和下西洋史事的研究者交流的園地。

 

十、        鄭和研討會與課程

 

           「走向海洋-鄭和研究學術研討會」,在20019月,於臺北市中國文化大學舉辦。

           「鄭和下西洋與國家戰略學術研討會」,在200111月,於臺北市三軍軍官俱樂部舉辦。

           「鄭和下西洋國際學術研討會」,在200211月,於臺南市成功大學舉辦。

           「鄭和研究」課程,在2001年於成功大學歷史系開設,由陳信雄教授授課。

           「跟著鄭和下西洋」課程,在2005年於大華技術學院開設,由賴進義老師授課。

 

十一、鄭和下西洋特展

 

       「鄭和下西洋特展」,在19998~10月,於臺北市鴻禧美術館舉辦。

       「海上絲路大展」,在20033~8月,分別於臺北市青少年育樂中心與高雄市科學工藝博物

館舉辦。

       「鄭和下西洋六百週年特展」,在200412~20056月,於基隆市陽明海洋文化藝術館

舉辦。

       「鄭和下西洋特展-六百年前的海上交響曲」,在2005610月,於臺中市國立自然科學

博物館舉辦。

       「鄭和下西洋六百周年特展-鄭和與海洋文化」,在2005912月,分別於臺北市國立歷

史博物館與臺中縣立港區藝術中心舉辦。

       「鄭和遠航600周年特展-從台海下西洋」,將在200511月,於新竹縣大華技術學院舉辦。

 

十二、成立鄭和學會

 

「中華鄭和學會」在20052月於臺北市成立,首任理事長為劉達材將軍;以研究鄭和歷史文化,記取及學習歷史經驗教訓,促進海洋意識為宗旨,多次舉辦鄭和系列講座。

(作者章樂綺為臺北榮民總醫院營養部主任,邱清華為中華鄭和學會常務理事)

 

 


文化視角:“東南亞的鄭和

曾玲

 

  鄭和下西洋是明初中國一次規模空前、跨越國界的政治、經濟、外交活動,也是一次震驚世界的偉大的航海活動。歷經六百年來的歷史變遷和文化積澱,在中國和當年鄭和下西洋遠航船隊主要經過的東南亞地區,已經形成了兩個鄭和。一個是中國歷史範疇的鄭和,一個是存在於東南亞歷史記憶中的文化範疇鄭和。到目前為止,有關“中國的”鄭和,中外學界已有非常深入的研究,亦已取得豐碩的學術成果。而對東南亞文化範疇的鄭和的研究則關注不多,尤其是中國的學術界,則基本沒有涉及。本文嘗試採用歷史人類學和文化人類學的研究方法,討論“中國”與“東南亞”的歷史與文化的兩個鄭和。鑒於目前學界對“中國的”鄭和的研究狀況,本文將重點討論東南亞歷史記憶中的文化鄭和。

  東南亞視野中的鄭和,雖然是以中國明代的鄭和為基礎,但卻是由包括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等在內的東南亞各族群,以當地文獻、宗教儀式、神話傳說和社會民俗等方式,詮釋了一個他們所認同的文化的鄭和。

  在東南亞地區,有許多在中國典籍堨憎ㄟO載的鄭和資料。這些文獻除了中文以外,大多以馬來文、英文、印尼文、荷蘭文等寫成。例如成書于1615年馬來文學經典名著《馬來紀年》,記載了未見於中國文獻的鄭和護送明朝漢寶麗公主和五百名隨員和親麻六甲蘇丹滿速沙的故事。一直到今天,這個美好的故事不僅出現在東南亞的歷史著作中,也一再被馬來人和華人藝術家當成藝術創作的素材,搬上戲劇和歌劇舞臺,深受社會各界的歡迎。以馬來西亞為例。有關鄭和護送明朝漢寶麗公主和五百名隨員和親麻六甲王的故事不但在馬國家喻戶曉,且早在20世紀60年代初就被搬上舞臺。七十年代馬來西亞華裔音樂家陳洛漢又把它編成歌劇,在吉隆玻歌樂節上演。1991年馬來西亞華總全國華團文化諮詢委員會籌辦大型《漢寶麗》舞劇到全國各地義演以籌集善款。2004年為了慶祝馬中建交十周年,馬來西亞華人文化協會與馬來西亞皇宮戲劇院聯合策劃與演出了《漢寶麗》歌舞劇。這部以歌、舞、劇串聯而成、並以華語和馬來語演繹、歌頌華人與馬來民族和睦與友好交往的藝術作品,是馬來西亞第一部採用華巫雙語的大型歌舞劇。該部空前罕見的歌舞劇,在2004422日至26日一連五天在吉隆玻的皇宮戲劇院隆重上演,受到馬來西亞華、巫等民族的熱烈歡迎[47]

  再如中國史籍中從未提到鄭和遠航曾到過印尼三寶瓏地區。但印尼華人林天佑以馬來文撰寫的《三寶瓏歷史》,多次談及鄭和對三寶瓏的訪問,以及當地的三寶洞、三寶公廟、王景弘墓等與鄭和及隨從有關的廟宇、歷史遺跡和當地馬來人和華人及土著祭祀鄭和的宗教儀式和活動[48]。另外,在印尼的一些人文地理專書中,也記載了有關爪哇三寶瓏的鄭和廟宇、遺跡、傳說與華人鄭和崇拜的活動等內容[49]。另有一部印尼人Mangaraja Onggang Parlindungan撰寫的《端古勞:三寶瓏編年史》,據稱該書包含了許多鄭和遠征三寶瓏及其對爪哇華人回教社會影響的資料。新加坡鄭和研究學會會長陳達生教授曾以“鄭和、東南亞的回教與《三寶瓏編年史》”為題,將《端古勞:三寶瓏編年史》翻譯成中文,並結合印尼文、爪哇文、荷蘭文等其他文獻中,討論鄭和在回教傳播東南亞上所扮演的角色。陳達生認為,端古勞的“三寶瓏編年史”及其他資料顯示“最早的回教社區,其實多為華人。------從這些資料可以看出鄭和是如何以回教來團結華人,然後漸漸地與土著合作,才把回教的傳播對象由華人轉為土著。宣傳回教教義的語言,也由華語漸漸改為爪哇語與馬來語了”[50]

  有關鄭和在東南亞留下的歷史遺跡,除了據說是鄭和遠航經過時留下的遺物,如鄭和送給印尼亞齊王子的大型青銅鍾、鄭和在東南亞各地挖築的“鄭和井、鄭和船隊遠航時留下的大錨等,最為重要的是在泰國、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等地的佛教化、道教化、回教化的鄭和廟(又稱三寶宮廟)和隨行人員的廟宇等宗教遺跡。曾經擔任新加坡駐印尼大使的李炯才先生在20世紀70年代實地考察了印尼三寶瓏的“三寶廟”及其與鄭和相關的遺跡。他看到三寶瓏的三寶廟“類似其他中國佛寺,具有東方的、寶塔形的、曲折的簷詹;高聳的紅柱子,環繞著寬敞的門廊。在木制的祭壇上,置放著銅鑄的香爐。在該廟的前面有一個小亭,信徒們在那媔隻X,討論著廟祝所發給的簽詩”。他在三寶廟還看到許多有趣的事情。例如看管三寶廟“簽詩”的廟祝與一般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地的佛寺不同,“不是剃光頭、身披黃色袈裟的佛教僧侶,而是頭戴宋穀帽、自稱為回教徒的人士”。另外,三寶廟的“簽詩”亦很特別,它不是用中文而是以印尼文撰寫中國的歷史故事[51]

  在馬來西亞各地,根據馬來西亞學者的考察,亦有許多與鄭和相關的廟宇。例如在麻六甲有被當地居民稱之為“三寶廟”的寶山亭、在丁加努的登嘉樓有“三寶公廟”、在砂撈越尖山有“義文宮三保廟”、在檳城巴都茅有“鄭和三寶宮”等等[52]。在新加坡,根據歷史學家許雲樵在《馬來亞叢談》堛滌O載,新加坡加東錫蘭路有一座鄭和廟,廟中除供奉著鄭和像外,還有“三寶娘娘”[53]。上述在新馬各地的三寶廟大多都是道教或華人民間宗教化的廟宇。

  在泰國,有關鄭和的廟宇則呈現出佛教化的特徵。長期在泰國工作與研究的中山大學教授段立生曾考察了泰國古王都大城府的三寶公廟。該廟泰名為帕南車寺,是一座佛教的廟宇,廟內供奉一尊巨大的鑾抱多佛。該廟初建於1324年,位於大城府的城郊。這一帶原是華人聚集區,亦是重要的商業貿易集市。1407年和1409年鄭和第二次和第三次下西洋時,曾兩次訪問此地。鄭和的暹羅之行加深了中泰兩國人民的相互瞭解,也在當地華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為了紀念鄭和,當地華人大約在1617年以前將帕南車寺廟改稱“三寶公廟”。此新廟名一方面是因為鄭和被稱為三保太監,亦寫作三寶太監。有關該廟與鄭和的關係可見廟內的一副對聯“七度使鄰邦有明盛記傳異域,三保駕慈航萬國衣冠拜故都”。另一方面,所謂“三寶”又似呼應佛教關於“佛、法、僧三寶“的說法。這也說明該三寶公廟是一座以佛事祭拜鄭和、以佛像代替鄭和形象的廟宇[54]

  以上有關印尼、新馬地區和泰國的 “鄭和崇拜”顯然並非形成於中國本土。鄭和是由包括華人在內的東南亞各族群共同造就出來的神明。這些至今仍存在於東南亞各地的三寶廟(宮),以及祭祀鄭和宗教儀式和慶典的相延成習,已經構成東南亞民間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

  在東南亞,流傳著許多與鄭和有關的傳說。中國著名歷史學家向達早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末已經注意到、並肯定這些來自民間的神話傳說對鄭和研究的學術價值[55]。東南亞有關鄭和的傳說具有世代相傳、富有神話色彩、涉及面廣等特點。鄭和在東南亞建清真寺、教導當地人齋戒、傳播回教等,是有關鄭和傳說一項重要的內容。一些東南亞和歐美學者即運用這類傳說及其他資料,考察和研究馬來半島十五世紀以後接受伊斯蘭教的歷史過程與鄭和下西洋的關係。在有關的傳說中,鄭和還被賦予許多超自然的神力。他不僅可以造山造島——現今東南亞的一些山與島就是因鄭和神力而出現,還具有鎮妖魔鬥鬼怪、治病救人等超自然的威力。鄭和是一個宦官,但在東南亞卻流傳著許多鄭和及其隨從與當地土著女子通婚的傳說。這些愛情故事大多有美麗浪漫的結局和有利於當地社會發展和自然景觀的影響。例如鄭和在泗水附近與爪哇公主大衛.基媊洩菕]DEWI  KILLSUCI)邂逅的傳說,其結局是在爪哇出現了著名的格曼邦金山。鄭和的一個廚師在印尼巴厘島愛上當地舞蹈員的愛情傳說,則使中國冥幣、古瓷、容器、碗碟(WANG  KANG)等大量傳入巴厘,以及多種中國物產在巴厘島的生長[56]

  有關鄭和神話傳說中,與東南亞民間習俗、動物與物產有關的內容占了相當大的比重。在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地,流傳著不同版本的鄭和誕辰日或抵達日的傳說,並舉行不同形式的宗教儀式和慶祝活動[57]。這些儀式和慶典在歷史的演化中,已經逐漸延續下來成為當地的習俗。鄭和與東南亞一些物產與動物有關的傳說更是人們耳熟能詳。以有新馬果中之王之稱的榴連為例,流傳頗廣的一個傳說是該水果由鄭和糞便演變而成。而另一傳說則是說鄭和到訪印尼,教導當地人以榴連藥消除瘟疫。其他還有鄭和與杜固、鄭和與印尼巴厘島荔枝、花生、白蔥的傳說、印尼和馬來西亞的“鄭和魚”、鄭和留下的“拍手以呼風”習俗等等。

  綜上所述,在鄭和下西洋主要經過的東南亞地區,經過漫長的歷史歲月,當地各族群對鄭和的熱愛與崇敬,已經發展成為今天東南亞文化的一個特色。東南亞歷史記憶中的鄭和雖然不乏附會、荒誕和神化,卻是一個歷經六百年歷史文化積澱、由東南亞各族群用不同文字記錄的文獻,歷史與宗教遺跡、世代相傳的神話傳說、以及社會風情民俗等非文本形式詮釋的鄭和。東南亞視野中的鄭和,其是否具有歷史的真實性已不是那麼重要,因為在某種意義上鄭和已經成為蘊涵著複雜和具有多方面文化內涵和象徵意義的符號。它涉及十五世紀以來東南亞社會歷史發展變遷過程中許多重大的問題,這包括中國與東南亞區域的關係、中華文化在東南亞的傳播、華人移民在東南亞的拓荒、華人的國家與文化認同以及與當地土著的關係、包括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當地土著等在內的多元種族的文化與宗教在東南亞的發展與互動等等。因此,對東南亞來說,鄭和問題已從中國明朝的歷史範疇演化成為具有本區域歷史內涵的文化現象。

  基於上述考察和思考,今天我們對鄭和的研究和紀念,即要注意明朝歷史中的“鄭和”以及他率領中國龐大船隊七下西洋的人類壯舉,亦要注重東南亞歷史記憶中的“鄭和”對東南亞區域歷史進程的深刻影響。因為這些影響以及所產生的結果,已經成為東南亞六百年來歷史、社會、經濟與文化的組成部分,並將伴隨東南亞社會歷史變遷而世代延續下去。另一方面,跨越六百年的歷史文化長廊而沉澱下來的有關鄭和的歷史記憶,亦已衍化成一種文化象徵,它所代表和體現的是中華民族和中華文化所實踐和追求的國與國之間睦鄰友好、和平外交、不同宗教與文化族群之間相互接觸、和諧相處、互動融合、以及積極進取、不畏艱險的普世價值。這些人文價值不僅是鄭和留給世界的寶貴的文化遺產,對於今天加強中國與東南亞各國的和平友好關係,駁斥所謂的中國威脅論,亦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曾玲,廈門大學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檢視《星槎勝欖》的瓷器記錄

--------從陳萬里的看法探索費信的記載

蔡侑樺

 

一.陳萬里的看法

1956陳萬里〈我對「青白磁器」的看法〉一文,(《文物參考資料》第6),討論元、明有關「青白磁器」的實際稱。陳萬里是中國陶瓷史的名家,貢獻甚大,但陳萬里此文或有討論之餘地,試撰此文以就教於高明。更重要的是,費信《星槎勝覽》的記錄,可能有混淆的疑慮。

宋趙汝括《諸蕃志》、元汪大淵《島夷志略》、明費信《星槎勝覽》等著作都可得見「青白磁器」一詞,此語所指有四種不同的認定:影青、青瓷、白瓷、青花瓷。

陳萬里指出《星槎勝覽》的舊港條、滿剌加條、蘇門答剌條均有「貨用青白磁器」記錄;古里國條作「貨用青花白磁器」;大唄喃與阿丹國條同作「貨用青白花磁器」。另一方面,《星槎勝覽》各版本「青白磁器」、「青白花磁器」、「青花白磁器」、「青花」等名詞也有顛倒混用的現象,其情形如下(1)

 

羅以智本

記錄彙編本

國朝典故本

天一閣本

暹羅國

貨用青白磁器

 

貨用青白磁器

貨用青白磁器

龍牙犀角條

貨用青白磁器

貨用青白磁器

 

 

柯枝條

貨用青白花磁器

貨用青花白磁器

 

 

忽魯謨斯條

貨用青花磁器

貨用青花磁器

 

 

榜葛剌條

貨用青白花磁器

貨用青花白磁器

 

 

天方條

貨用青花白磁器

貨用青白花磁器

 

 

陳萬里認為《星槎勝覽》所載「青白磁器」即為「青白花磁器」之簡稱,「青白花磁器」與「青花白磁器」可以互相通用,而「青白花磁器」也可簡稱為「青花磁器」,即為當代稱謂的「青花瓷器」。並舉證說明「青花瓷器」在元代已達到十分成功,為中國明代以後最主要的外銷瓷器產物。

陳萬里進一步探討,元《島夷志略》出現「青白花器」、「青白花碗」各七處,「青白花磁器」、「青白花磁」、「青白磁」、「青白碗」、「青白處磁器」各一處;宋《諸蕃志》提及「瓷器」共十一處,其中「青甆器」、「白甆器」及「青白甆器」各一處;並認為「青花大瓶」成熟年間在1351年(元至正11年),而宋、元時期的「影青」(青白瓷)胎質粗糙、釉色粗黃,已為強弩之末,不可能作為外銷易貨的產品。因此認為,《島夷志略》中的「青白磁」或「青白碗」便是「青白花器」或「青白花碗」,也等於《星槎勝覽》所載「青白花磁器」,而「青白花磁器」,也稱作「青花白磁器」及「青花磁器」,乃現代所稱「青花瓷器」;並且認為《諸蕃志》「青白甆器」亦為「青花瓷器」。

 

二.幾點不同的看法

筆者以為,中國歷代瓷器發展迅速,變化甚大,從宋歷經元直到明代,「青白瓷器」、「青白花瓷器」、「青花白瓷器」、「青花瓷器」是否如陳萬里文章所說,都是同類品類,或有探討的餘地。依據各地考古發現,可知各時代外銷海外的陶瓷有所不同。菲律賓八打雁與內湖省出土不少中國「青瓷」,也包括元代景德鎮青白釉帶鐵斑的小件瓷器,以及大量德化窯印花白瓷;而菲律賓出土的青花瓷器的年代上限為元代後期。馬來西亞布吉包士林登出土不少元代景德鎮青白瓷和德化窯印花青白瓷。印尼全境皆可發現中國青瓷與青白瓷。而1977年於韓國木浦市出土的中國元代中期沉船,打撈出土一萬多件瓷器,其中主要為青瓷和青白瓷。

「青瓷」是單釉色瓷器,釉汁是清澈的青色,為宋元的主要產品,明代漸少,清初以後停產。

「青白瓷」(影青)是宋代景德鎮新創的品種,瓷坯通常較薄,釉色白而隱現青色,坯體刻印暗花;北宋初期的影青瓷刻花較少,中期流行刻花加篦紋,晚期用印花工藝;南宋影青瓷胎骨較粗,多飾以印花,元代則作雕花與釉下加彩裝飾。福建德化窯,宋元生產印花青白瓷,明代產白瓷;白中帶微微紅色調,頗為著稱。(圖1,2

【圖1】北宋影青獅鈕水壺與溫碗。

【圖2】南宋影青印花執壺

【圖3】明初青花瓷器。

「青花」瓷器為白底藍紋釉下彩瓷器,元代以前的青花瓷製作極少,英人霍布遜發現1351年(至正11年)青花雲龍象耳瓶,美國波普博士便以此瓶為依據,把14世紀景德鎮生產的青花器稱為「至正型的產品」,此時青花瓷器的釉色、紋飾、造形趨於成熟;元末以後的青花瓷器製作較多,入明而成為中國瓷器的主流。(圖3

由上述考古資料可知,韓國元代中期沉船的主要商品為青瓷、青白瓷;菲律賓、印尼、馬拿西亞的考古遺址多元代青白瓷,而菲律賓出土的青花瓷則屬於元朝後期。另一方面,《島夷志略》的作者汪大淵第一次浮海於1330--1334年,第二次浮海於1337--1339年,其時代早於青花成熟的1351年;則《島夷志略》班達里條「青白磁」、暹衛條「青白碗」、無枝拔條「青白處磁器」等瓷器記錄,所指應為韓國、菲律賓、印尼、馬拿西亞各國出土的元代影青瓷器(青白瓷);而《島夷志略》「青白花器」及「青白花碗」(均出現七次),與「青白花磁器」及「青白花磁」(均出現一次),沒有理由認為是青花瓷,而應是元代印花、雕花青白瓷。至於宋《諸蕃志》記載的「青白甆器」也應是影青瓷器。

 

三.青花與明初外銷瓷

「青花瓷」為白底藍紋之瓷器。元末,青花瓷開始出現於菲律賓的考古遺址中,到了明初中國青花瓷外銷更多。收藏中國瓷器聞名的伊朗阿迪別爾寺,藏有明初洪武、永樂、宣德至明末各朝瓷器,主要藏品為青花瓷器;而留存於菲律賓的中國明代瓷器則包括龍泉青瓷與明朝前期青花蓋罐;明初隨鄭和下西洋的馬歡,在《瀛涯勝覽》爪哇國條記載「國人最喜中國青花磁器」,占城國條「買賣交易中國青磁盤碗」、錫蘭國條「中國青磁盤碗甚喜」,實為符合考古證據之真實記錄。

同樣隨鄭和下西洋的費信,其著作《星槎勝覽》各版本對於瓷器名詞相互顛倒混用的現象已如前述。依據馮承鈞1938年校柱羅以智本《星槎勝覽》,關於瓷器的記錄共27條,其中「青碗」1條,「青白磁」類4條,「青白花磁」類6條,「青花白磁」類3條,其餘皆為「磁器」;若《星槎勝覽》所記「青白磁」、「青白花磁」一如《島夷志略》為影青瓷,實與考古發現不符。陳萬里認為費信所記「青花白磁器」為青花瓷器,而「青白花磁器」及「青白花磁」亦等於「青花白磁器」為青花瓷器,這一層面的看法,了無疑慮。

從另一方面來看,《星槎勝覽》頗有抄襲《島夷志略》的成分,將兩本書對於各地名的瓷器記錄整理如下表23,表2星槎勝覽《島夷志略》所列地名相同或異名同地之記錄。表3為兩書單獨出現中國瓷器資料。

【表2星槎勝覽《島夷志略》所列地名相同或異名同地之記錄

 

島夷志略

星槎勝覽

錫蘭山國(Silan, Ceylan

 

-

貨用青花白磁(記本:貨用青花白磁器)

古里國(Kalikut, Calicut

《島夷志略》作古里佛

-

貨用青花白磁器

天方國《島夷志略》作天堂

青白花器

貨用青花白磁器(記本:貨用青白花磁器)

榜葛剌國(Bangagala, Bengal《島夷志略》作朋加剌

青白花器

貨用青白花磁器(記本:貨用青花白磁器)

忽魯謨斯國(Ormuz

《島夷志略》作甘埋里

青白花器、瓷瓶

貨用青白花磁器(記本:貨用青花磁器)

暹羅國(Siam《島夷志略》作暹,至正己丑夏5月降於羅斛

暹:-

羅斛(暹羅)青器

羅衛(暹羅灣)青白碗;

貨用青白花磁器(朱本、景本無花字)

龍牙犀角(Lenkasuka

青白花碗

貨用青白磁器(記本:貨用青白花磁器)

大唄喃國《島夷志略》作斑達里

青白磁

貨用青白花磁器

舊港(Palembang

處甕、大小水埕甕

貨用青白磁器

占城國(Campa, Annam

貨用青磁花碗

-

賓童龍國(Panduranga, Phanrang

-

-

靈山(Cap Varella

粗碗

-

崑崙山(Pulo Condore

-

-

交欄山(Gelam is.

青器

貨用青碗

爪哇國(Java

青白花碗

-

花面國(Battak

粗碗、青處器

(記本:貨用磁器)

龍涎嶼(Bras is.

-

-

翠藍嶼(Nicobar is.

 

-

小唄喃國(Kulam, Qulion

青白花器

-

真臘國(Kamboja

-

-

東西竺(Pulo Aor

-

-

淡洋(Tamiang

粗碗

貨用磁碗(記本:貨用磁器)

龍牙門(Governador str

處甕器

-

龍牙善提(Langkawi

《島夷志略》作龍牙菩提

-

-

吉里地悶(Gili Timor

《島夷志略》作古里地悶

貨用磁碗

彭坑國(Pahang

漆磁器

-

琉球國

處州磁器之屬

貨用磁碗

三島

貨用青白花碗

貨用磁器

麻逸國

-

-

假里馬打國(Karimata

-

-

重迦暹

-

-

渤泥國

-

-

蘇祿國(Solot, Sulu

處器

貨用磁器

班答里

 

 

溜洋國《島夷志略》作北溜

-

貨用磁器

蘇門答剌(Samudra)(蘇門答臘島西北河沿岸)《島夷志略》作須文答剌

-

貨用青白磁器

 

由表2可發現,《島夷志略》錫蘭山國與古里佛兩條中未有中國瓷器之記載,而《星槎勝覽》錫蘭山國與古里國條中所記「貨用青花白磁器」為《星槎勝覽》各版本中無爭議的部分。除上述兩條以及溜洋國、蘇門答剌條之外,《島夷志略》出現瓷器記錄的地區,《星槎勝覽》或作相同記錄或未作記錄;而《星槎勝覽》無記錄瓷器的地區,《島夷志略》即無記錄。另外《星槎勝覽》不同版本在天方國、榜葛拉國、忽魯謨斯國、龍牙犀角、舊港及大唄喃國等條均有「貨用青白花瓷器」的記錄,《島夷志略》在相同地點所記瓷器內容包括「青白花磁(器)」或「青白磁(器)」,兩者皆指稱影青瓷器或青白瓷器。《星槎勝覽》受到《島夷志略》影響至為明顯。

另一方面,馮承鈞在《星槎勝覽校注》指出《星槎勝覽》在許多地點皆採用《島夷志略》文字,其地含靈山、交欄山、暹羅國、真臘、東西竺、淡洋、龍牙門、龍牙善提(《島夷志略》作龍牙菩提)、吉里地悶(《島夷志略》作古里地悶)、彭坑國、琉球國、麻逸國、三島、麻逸國、假里馬打國、重迦暹、渤泥國等條;由此可見,《星槎勝覽》對於上述地區的瓷器記錄,勢必受到《島夷志略》之影響。

 

【表3兩書單獨出現中國瓷器資料

島夷志略

星槎勝覽

丹馬令(蘇門答臘島東岸)

貿易用青白花碗。

阿魯國(蘇門答臘島東北岸港口)

貨用磁器

嘯噴(蘇門答臘島)

磁器、瓦甕、粗碗。

滿剌加國(Malaka

貨用青白磁器

班卒(蘇門達臘島北部西岸)

甕器。

柯枝國(Koci, Cochin)(印度半島東南側)

貨用青白花磁器(記本:貨用青花白磁器)

喃巫哩(蘇門答臘亞齊一帶)

青白花碗

剌撒國(al-Ahsa)(波斯灣中)

貨用磁器

無枝拔(滿剌加西北)

青白處州磁器

阿丹國條(Aden

貨用青白花磁器

吉蘭丹(馬來半島南部)

青盤、花碗

佐法兒國

貨用磁器

丁家盧(馬來半島)

青白花磁器

竹步國(Jubb, Jobo

貨用磁器

蘇洛鬲(馬來半島)

青白花器

木骨都束(Mogadiso, Mogedoxu

貨用磁器

淡邈(馬來半島北部西岸)

粗碗、青器

卜剌畦國(Brawa)(與木骨都束相連)

貨用磁器

尖山(渤泥附近)

青碗

 

 

八節那間(中爪哇)

青器

 

 

文誕(班達Banda

青磁器

 

 

遐來勿(印尼蘇拉威西島)

青器,粗碗之屬

 

 

蒲奔(加里曼丹)

青甕器、粗碗

 

 

文老古

青甕器

 

 

萬年港(渤泥萬年港)

瓦瓶

 

 

烏爹(緬甸)

青白花器

 

 

日麗

青磁器、粗碗

 

 

麻里魯

(菲律賓馬尼拉)

磁器盤,處州磁

 

 

青白花碗、磁壺

 

 

東冲古剌(暹羅灣到榜葛剌間最短航路之間)

青白花碗

 

 

天竺(印度Sind

青白花器

 

 

曼陀郎

青器

 

 

加里那(伊朗)

青白花碗

 

 

 

3顯示,《星槎勝覽》記錄彙編本柯枝國條作「貨用青花白瓷器」,羅以智本柯枝國條則記為「貨用青白花瓷器」,二者只有二字倒置之別。「貨用青白花瓷器」也出現於阿丹國條;滿剌加國條記載「青白磁器」,其他地區皆作「磁器」。島夷志略》所載瓷器種類包括「青磁」、「青白磁」及「青白花磁」;天竺及加里那條中均作「青白花器」,無枝拔條則作青白處州磁器。《星槎勝覽》與《島夷志略》瓷器記錄用詞的雷同性極高。

 

結語:《星槎勝覽》的記錄大多抄襲《島夷志略

元代中期以前,中國外銷的瓷器主要為青瓷、青白瓷,汪大淵島夷志略》所記符合考古證據。元末以後的陶瓷外銷,「青花瓷」開始上場,入明而成為主角。馬歡《瀛涯勝覽所記亦符合真實狀況。而費信星槎勝覽》中的「貨用青白花磁器」、「貨用青花白磁器」等名目,有點像青花,又有點像青白瓷,令人不知所指。

前述「青花白磁器」在星槎勝覽》各版本中與「青白花磁器」有名詞混用現象,「青花白磁器」是否等於「青白花磁器」?由於星槎勝覽》各版本中「青白花磁器」較「青花白磁器」出現頻率較高,而且星槎勝覽》記載「青白花磁器」存在的地點,經常與島夷志略》記載「青白花磁」或「青白磁」的地區、地點相同。費信所記若為影青瓷,實不符合考古證據;而《星槎勝覽》有明確抄襲《島夷志略》的現象;筆者據此判斷《星槎勝覽》之記載「青白花磁器」可能是沿襲《島夷志略》的記錄;而《島夷志略》並未出現「青花白」之類的瓷器記錄,因此各版本「青花白磁器」之記錄,可能為「青白花磁器」。

筆者以為「青花白磁器」可能等於「青白花磁器」等於「青白磁器」等於影青瓷;而「青花白磁器」不等於「青白花磁器」,卻等於「青白磁器」,乃是影青瓷;陳萬里謂「青花白磁器」等於「青白花磁器」等於「青白磁器」等於青花瓷,此種推論當為誤解。(蔡侑樺為成功大學建築研究所博士生)

 

 


孟席斯的另一面

----孟席斯官司糾纒負債累累

歐政良

 

  孟席斯是鄭和熱潮之中的一股奇特的角色。以孟席斯之名為作者的一本奇特的著作,《1421----中國發現世界》,發表了一項震驚世人的新說,宣稱鄭和的艦隊發現了美洲,並環繞地球一周。就正面而言,這本書使鄭和之名,揚威四海;就負面而言,這本書使世人驚訝得不知所措,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孟席斯自稱以十五年的時間,研究、發現世人所不知道的鄭和,但是孟席斯卻沒有發表過一篇學術論文。孟席斯是叫人看不懂的人物。要理解這麼奇特的出版品,可能要從作者的背景入手。1996年英國法院公布一些孟席斯的資料,應當是理解這份著作的切入點之一。

*                       *                      *

  19961028日英國高等法院公布有關孟席斯的資料,內容有二十一頁,指責孟席斯「濫訴」(vexatious)。資料來自英國高等法院官方書記官,Smith Bernal公司,址設英國倫敦,180 Fleet St., London EC4A 2HD。審判長史奇曼(Schiemann);原告檢察長(Attorney-General),高等法院案號:CO/3783/95。被告孟席斯的全名是:MENZIESRowan Gavin Paton

 

  這份資料透露,審判長裁定199682日檢察長對孟席斯所起訴的民事訴訟案。孟席斯因阿亞拉控股公司(Ayala Holdings)結束業務而蒙受重大損失,向其起訴。孟席斯認為AH公司進行清算之前,公司資產已經被轉移到其關係企業,亞拉設計公司(Ayala Design and Build Ltd),而後再轉移至另一公司,並且在轉移過程低估其資產。孟席斯指訴前AH公司的幾名董事,包括「科威特國家銀行」(the National Bank of Kuwait),希望取回公司欠他的錢財。孟席斯並認為1991年法官貝克(Baker)採用偽證的不當證詞,判決失當,應當更行審理。

 

  法院認為孟席斯在1991年以來多次濫訴,卻未能提出關係人作偽證的證據;累次上訴卻無法支付足額的擔保金;也找不到其他願意出面指訴AH公司的人。

  1995725日法官頼德曼(Lightman)作成「孟席斯的破產命令」(an order for bankruptcy);過去十幾年,不同的債權人持法院的支付命令向孟席斯求償,孟席斯的負債已累積至數十萬英磅。

*                       *                      *

  《1421》是一本奇特的書,孟席斯是一名奇特的人。

  孟席斯誕生於中國,服務於英國海軍,的確與中國的鄭和有相關性;他看起來斯文,講起話來像個紳士,像是讀書著作之人,這些形象使他配得上「研究鄭和,著作有成」的角色。

  但是,從別的方面來看,他又不像。他不識得一個中國字,不曾寫過一篇有關鄭和或中國的論文,卻突然出現這一本大書,《1421》。

  200311月《1421》中文版出版的發表會在臺北舉行,所有的評論者都認為孟席斯的說法不能成立。

  20047月,《1421》在美國的發表會,葡蔔牙航海史家,Manuel Luciano da Silva 提出一系列的質疑,指責孟席斯提不出一份真實的文件,批判他的書是「載滿垃圾的帆船」,說他是偽科學家,孟席斯無言以對。

  200411月孟席斯在里斯本的葡文版發表會,與葡蔔牙海軍上校Jose Manuel Malhao Pereira、中國學者金國平對談;Pereira 出示海圖,指出中國船隻不可能航海抵達美洲;金國平用一個半小時,說孟席斯捏造虛偽,孟席斯無言以對。

 

  孟席斯的背後應當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事。上述官司顯示他紳士外表的內裡,似乎不是那麼優雅。上述法院公布也提到孟席斯的妻子,Marcella,是一家商業公司(Finsbury Business Centre)的大股東,這背後應當又有什麼關聯。

  在華人世界,孟席斯以鄭和研究聞名,這件事似真似幻;在英國倫敦,孟席斯似乎又是另一種角色。(歐政良為臺南市業餘文史工作者,譯文經江信賢律師指正。)

 

 


八下西洋到臺澎

赤崁樓客

 

  遊罷西洋折返東,蓬萊仙島在途中;

  多少前輩開拓地,回航終得抵臺澎。

 

  話說鄭、馬、費三位仙使第八度下西洋,遊歷了滿剌加國,勾起舊日記憶,打算再遊暹羅、爪哇幾處舊遊之地。請來亞龍子商議,亞龍子道:「三位圓滿完成任務,本當多選幾個處所逗留覽勝,不過當今『南京守備』告知,北京方面新近選定七月十一日為『鄭和航海節』,屆時南、北兩京將有若干懷古儀式;鄭兄是當事人,應當回到京師,以便呼應凡間的思古之情。看來三位只能選二、三處地點,稍作停留。」

 

  鄭和自忖無法久留,便與兩位屬下商議;大夥都看中澎湖、臺灣,又想在南沙群島稍作停留。亞龍子也覺得臺澎值得一遊,並推薦小停太平島,因為鄭和離開國門的港口長樂稱作「太平」港,而南沙群島有個「鄭和」群礁,這處群礁的主要島嶼竟然稱作「太平」島,而此島是臺灣當局駐守的島嶼,乃進入臺澎的方便之門。

 

壹.「太平」之島通臺澎

 

  朵雲帶著三位仙使到達南沙,到達群島中部偏西的鄭和群礁。亞龍子挺立在朵雲中央,左手指天,右手向海比劃幾下,朵雲節節下降,變成一艘現代的單桅帆船。亞龍子化身成為桅桿,鄭和變成船長,馬、費變成船員。原來亞龍子把三人帶入時光隧道,進入幾個月前來自中國的一艘單桅帆船的時空之中,航向小島。

 

  帆船飄近了「太平」之島,看到島上幾名士兵。三人搖手示意,沒想到幾位帶著槍的兵,慌蓅張張地跑到掩體後面。三人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帆船後突然冒出兩條巡邏艇,船上的人手持各式各樣閃著亮光的武器,指著三人。費信說:「這見面禮,怎麼這樣不『太平』」。

 

  三位仙使當然不怕這種玩意兒,只覺得氣氛逼真,十分有趣。船上的兵,開口說話,竟然說得輕鬆俏皮,一個說:「你們是從那裡來的?沒有看過這種古時候的船,只有一片帆,難道你們是從歷史書裡面開出來的嗎?我還以為看到了鄭和下西洋的船隊。」另一個說:「別胡鬧了,你一定是看多了網站上面的漫畫,人家鄭和的船隻長達一百四十米,兵力有二萬人。」

 

  三人聽得一頭霧水,好像身份被識破,又好像他們說的是別人的事情;只能依照亞龍子交待,向士兵表示迷失方向,又饑又渴,請求支援淡水和口糧,並乞借住一宿。臺灣的兵,用很客氣但很堅持的語氣,問了一連串的問題;拿走相關的證件,要求帆船離岸三浬,能不能上岸,要等候通知。等了兩、三個時辰,巡邏船送來一些淡水、食品和船隻用油,但不准上岸;又過了一個時辰,夜幕降臨,三人倦極,這才來了一艘巡邏艇,告知三人可以登岸。

 

  摸黑上岸,循著一盞一盞暗淡的燈光,走過七、八段彎路,到達一座兵房。一位長官前來招呼:「船長,兩位嘉賓,歡迎來到中華民國的太平島。其實,這裡原本並不怎麼太平,因為四邊的島嶼住著不同國家的人,越南人,菲律賓人,還有中共,他們先後上來許多水鬼,我方弟兄傷亡不少。最近這幾年,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防備周嚴,才得到了太平。很抱歉,為了太平,不能不仔細盤查,並呈請上級裁示,讓大家足足等候了半天。」三人謝過長官,跟著一位弟兄來到接待室,室內燈光透亮,供應空調、開水,乾淨的被褥,加上全新的毛巾、拖鞋、肥皂。接著,招待一餐「太平火鍋」,以海產為主菜,據說是太平島的海產。飯後一面享用臺灣水果,一面接受醫官的服務。幾位臺灣兵圍過來問東問西,也告訴他們那些鳳梨來自關廟,香蕉來自旗山,米飯來自池上,沒想到小小的臺灣還有那麼多名堂。

 

  醒來,臥室門口的桌上擺著昨夜換下來的衣服,洗得乾乾淨淨,疊得有條不紊。早餐,主食豆漿、饅頭之外,有花生、鹹蛋、魚乾、筍乾,據說是臺灣軍方的標準菜單,問明三人信仰伊斯蘭教,沒有供應臺灣的肉鬆。用完早餐,馬歡說:「這那裡像當兵,簡直是渡假。」費信說:「是啊,這裡多好,我願意志願留營。」鄭和說:「好吧,等下一次,第九次下西洋,我們提早離開福建太平港,來太平島住個半年,候風再出發,才能顯示,我鄭和致力於太平。」

 

  值星官邀請三人參觀島上唯一的名勝---觀音亭,以祈順風。漫步海風吹得乾乾淨淨的水泥路上,路旁碧草如毯,幾隻海鳥一路相伴,來到一座小小的廟宇。廟門嵌著三個大字:「觀音亭」,門聯寫的:「臺澎捍衛太平島,太平把關臺灣門。」廟內香火繚繞,千手觀音端坐廟堂中央。上香之後,馬歡發現神龕前面廊柱上,也有對聯:「千手護佑守疆士,觀音慈愛逐浪人。」費信說:「廟雖小,格局器用一應俱全。」馬歡說:「前面的對聯,是寫給世人看的;裡面的對聯,是為神明寫的。」

  值星官接著說:「沒錯,這座島確是仰頼臺灣的力量,才得到穩定,但是守土官兵心寧的護佑卻不能不仰於神明。島上本來沒有廟,五十年前有位當過廟祝的士兵,認為小島少了神明,諸事不順,提議建廟,得到多人附議、出錢、出力,很快建好了廟。」值星官又說:「當初國民政府控有附近島嶼十六座,後來一座一座被附近的國家給奪去。剩下這一座名叫『太平』的島,常有水鬼摸上來,實在有欠『太平』。後來,有了廟,部隊長每天來上香,出去巡邏的士兵也先來這裡上香。神明有靈,情況逐漸穩了下來。」

 

  鄭和說:「人確實需要神,而且神多人不怪;像我,是阿拉的子民,但也拜佛,也拜媽祖。建議值星官,如果加蓋一座清真寺,這裡會更『太平』。」鄭和又對兩位部屬說:「下一回出洋的時候,馬兄、費兄,記得向『工部』支領些建築材料,我們來這裡蓋一座清真寺,恭請阿拉駐鎮。」

 

  馬歡又有話說:「再請教一個問題,這樣不太『太平』的島,為什麼稱做太平?」值星官回道:「這是一項有意思的問題,表面看來,『太平』之名是偶然的,但太平之實卻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值星官進一步解釋:「六十年前,前來接受的軍艦叫做『太平艦』,就取名『太平』島,這是偶然的。但是後來,島上極不太平,上級認為這座島,不但是『鄭和群礁』的主島,更是南沙群島最大的島,而且整個南沙,只有這裡有淡水,必須竭力維護,付出財力、人力和生命,從此太平島才有太平。」

才說完太平,傳令兵前來提醒,說是時辰已到。三人拜別千手觀音,拜別「太平」的官兵,回到借來的單桅帆船。臨上船,馬歡瞄到船首有一隻旗幟,上面寫著『鳳凰號』」。

 

小小澎湖前輩多

 

  「鳳凰號」駛出太平島,來了一陣強勁而平穩的龍捲風,龍捲鳳飛,上了晴空。桅桿沒有了,亞龍子與三位仙使回到軟綿綿的朵雲上面。

  向北飄行沒多久,海面出現一連串小而低的島嶼,海水流過,劃過一道一道尾紋,好像一群戲水的魚兒。費信數了一遍,說:「真多,足足有一百座。」馬歡也在數,接著說:「這許多島,有些小得不能住人,只能算是航海的指標,真正有人居住的,只有二十座。」

 

  亞龍子問道:「鄭兄,澎湖到了,在這裡您想看什麼?」鄭和回道:「亞龍兄,這群島嶼太神祕了。這裡跟唐山那麼近,但是當年我連聽都沒有聽過,這是我們下西洋任務美中不足的地方。我很好奇,最先登臨的漢家豪傑,是那一位高人?」

 

  馬歡也說:「是啊!臺、澎與大陸何其鄰近;但是,中國早就交通日本與印度,中國與臺澎卻是若即若離,不但吾等不曾到過,現在唐山的人也很難來到這裡;至於來到臺澎的第一位唐山人,歷來眾說紛紜,說得不清不楚。」

 

  說著說著,四仙飄落一座小小的島上。亞龍子說道:「三位兄弟,選擇降落這座島有兩個緣故:一方面,這裡是第一位到達澎湖的唐山客的落腳之地;另一方面,這座島嶼的名字很像我們的出口港太倉,這裡叫作大倉。」費信說:「太有意思了,只比太倉少那麼一點。」亞龍子說:「三位仙使,『大』與『太』一點之差,差異極大;大倉是山海交融之地,一座山接著一片海,你們看!」亞龍子指著正前方說道:「越過這一小段海面,便是白沙島,它的右邊是澎湖本島,左邊是漁翁島。這三座島嶼,是澎湖群島的主要島嶼,而大倉位置居中;當年第一位到澎湖的唐山客,便在這裡登岸。」費信問道:「亞龍仙使,到底這位前輩姓什名啥?」亞龍子回道:「這樣吧,等到黃昏時刻,在大倉島的小丘上,每位點上一柱香,向西禱祝,這位好漢便會來到,到時候便知來者其誰。」

 

三人依照亞仙指示,香過半截,果然有一艘帆船破雲而來,走下一位文士模樣的中年人。您道是誰,竟是三人在西洋見過的元代前輩汪大淵煥章先生。

 

  鄭和見到故人,迎上前,說道:「煥公,沒有想到,到處都可以看到您,您在許多地方,都一馬當先,領先群雄。」煥章回道:「難得三位好古敏求,所以得以再次碰面。」接著又說:「不過,到達彭湖的漢地人氏,我並非第一人。在我先前,早有前輩到過,只是他們不曾記錄見聞。」汪前輩又說:「不過,我記錄彭湖,只用一百七十六個字,太過精簡,許多該寫的都沒能記錄下來。三位想知道什麼,你們隨便問,讓我來補述補述。」

   

  馬歡首先發問:「汪前輩,您說還有先您而到的前輩?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前輩?」汪回道:「在我們元末順帝期間,海外貿易已經不如前代,偶爾才有船隻來到彭湖。我們之前的好幾個世代,景氣旺盛,可以追溯到宋代。」

費信問道:「那,這些貿易船都做些什麼買賣?」汪答道:「這時候的船貨,除了少數雜貨,大約有八、九成都是陶瓷。船隻分成數十個船艙,通常,一名商人租下十尺見方的艙位,把一簍一簍的陶瓷箱子、陶瓷簍子堆滿艙房。商人隨船航行,夜裡睡在陶瓷箱子的上方;到了番邦便登岸做生理。」馬歡問道:「不知道這些陶瓷是那些地方來的?」汪答道:「除了少部分浙江的處州瓷器,大多是福建的產品;我們同業之間,流行著這麼兩句話:處州瓷器看好看俏難賣掉,泉州瓷器好用廉價人人要。」

費信問道:「貿易做得這麼大,可是書上都不曾記錄,這太令人意外了。」煥章回道:「不錯,人間之事,十之八九都被後人給遺忘了。」馬歡追著問:「可是,這麼繁忙的貿易,竟然不曾留下什麼蛛絲馬跡嗎?」

煥章回道:「馬兄,虧您打破沙鍋問到底,確有遺跡可尋。宋代元代船家來到彭湖,並不是在這裡出售,只是停靠候風,再航往他地。海上顛簸,靠岸時,把船貨搬下,清理破損,留在彭湖。陶瓷打得破碎卻不會腐敗,三位不妨御風而行,稍微留意,附近許多地點都可見到宋代元代的陶瓷。」馬歡說:「好極了,待會兒去踏查一下,我要親自看一看先人留下的遺物。」汪前輩不慌不忙地說:「先別忙,我還沒有說到一項重點--- 在宋元之前,還有一段更神奇的被遺忘的往事。」

 

馬歡瞪大著眼睛說道:「敬請前輩示知一二。」汪前輩指著白沙島西北的一座小島說:「三位看著,這座小島叫做中屯島,島的西北角有一座小廟,叫做十二客公廟。三位移樽就教,廟內諸神將會滿足三位的好奇之心。」

三人依照前輩指點,飄到中屯島十二客公廟;小廟座落在海灣的內側,風小浪微。三人站在廟前,廟的左方距海不過幾十步;廟前是淺平的海沙與礁石;廟的右側與後方,是緩緩的坡地。四處沒有一戶人家。海風拂弄著稀疏的野草,潮起潮落,飄來一陣一陣鹹的帶著海草的氣息;坡地上有一條柏油路,偶有汽車飛馳,劃破周遭的寂寥。

  三人來到廟前,焚香禱祝,稟明來意。香過半截,煙絲之中,客公現身,是漁郎的樣子。十二客公是清咸豐間福建漳州人,追逐魚群來到黑水溝;遇到強風,桅斷帆毀,十幾天後,船隻飄到澎湖中屯島。一位鄭姓鄉民前往察看,發現只剩一人微息尚存,以羸弱斷續之聲,告知海上的遭遇,託以後事。這位鄭君發動鄉民幫忙善後,並轉致客公的福建親人,大家合力修建這所小廟。客公感謝鄉人深誼,輪番駐廟,護佑鄉人,並廣造陰德;中屯鄭公活了一百歲,鄰近海域遇難的孤魂也多來依附。

客公站在廟口打拱作揖說道:「三位辛苦了,汪前輩說三仙遠遊西洋,見識卓越,今回到東洋,不知有何指教?」

鄭和拜過客公,說道:「客公吾兄,汪前輩告知,客公您是澎湖最為博學多聞之人士。汪前輩又告知,宋元之前,已有漢人來到澎湖,吾等十分好奇,特來請教,不知道能不能示知一二?」客公說道:「確有此事,而此事幾乎沒有人問起。欲知詳情,要請當事人現身說法。」客公向廟中呼請:「有請錢公!」

海面吹來一陣薄霧,霧裡有海水的鹹味,還帶著海水的苦澀滋味。鹹而苦的荒島氣息之中,走出來一位中年漢子,短衣短褲,一付討海人的模樣,卻有一種富貴人家的氣宇,而其眉目擧止,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熟悉感。三人向錢氏施禮,請教海島滄桑。

錢氏向三位仙使說道:「很高興三位問起陳年舊事。鄭大人久住江蘇,崑山費兄、會稽馬兄都是江浙同鄉。請三位同鄉聽我傾訴,將這被遺忘的往事,帶回浙江老家,就像中屯鄭公對於客公的千古大德。」

接著錢氏便追憶前事:「我姓錢,是五代十國的吳越國國主錢鏐的族親。因為國戚之便,在上林湖經營一家瓷器作坊,這是當年最風光的行業。作坊的師傅都有世代相傳的絕藝,產品精緻,大量選入王室,進貢汴京宋室,以『祕色瓷』聞名於世。此外,大量銷售南北各地,也有不少運銷海外。」馬歡問道:「『祕色瓷』是什麼,是青花瓷器嗎?」費信插了一句:「會不會是青白瓷?還是青白花瓷器?」

錢氏回道:「青花是你們明代的事,青白瓷也是我們之後宋元的事,青白花瓷器我沒聽過,我們專燒青瓷。青瓷以釉色取勝,釉色青中帶黃,像艾草的顏色,很受歡迎。

銷路極好,運到海外,很快就賣光。這幾年局勢不穩,開封的趙宋對我們吳越頗有意見,燒瓷的商家自求多福,年年慎選精品運銷海外。這一年,丁丑年,為了謀求出路,裝滿了三條船的瓷器,我自己押船,前往一個叫做『棲』的番邦,希望能賣得好價錢,將來局勢若有變化,才能有個打算。」

費信問道:「『棲』在那裡?」錢氏回道:「棲遠得很,航程要三、四個月,而且路途迴繞。這次因為局勢不安,走得慌忙,準備有所疏忽。開出兩天,遇到強風,吹斷主桅,船上沒有修補的材料,只能控制船舵,順著海流飄向最靠近的陸地,鵬島。」

費信又問:「鵬島就是澎湖了?不知道那時住著什麼樣的人?」錢氏回道:「鵬島確是大家足下的澎湖島,當時這裡大鳥無數,卻沒有人居住,所以叫做鵬島。」

馬歡問道:「沒有人住,那您們如何活下去?」錢氏回道:「我們三條船一共三十來人,經過五、六天飄流,到達鵬島的時候,已經有七、八個人病在睡榻。船上的食物已經吃盡,淡水也沒了。我們在鵬島找到兩個淡水的池塘,食物卻難以得到。」費信問題:「海產應有一些吧!」錢氏道:「貝殼和魚類不難獲得,可是沒有五穀,只有矮木和雜草。這種食物,無法持久,幾個帶病的,撐不過十來天,後來一個一個都得了病。孤島無木以造船,荒野無米以活人,活得最久的,也不過五、六十天。」氣氛冷肅,三人接不上腔,錢氏繼續說:「三十多條遊魂,就在鵬島遊盪,直到十二客公有了廟,這可是等了九百個年頭。」

馬歡趕快提一個問題,以緩和氣氛,說道:「錢兄,這是千年之前的故事了。不知錢兄之前,是不有漢地人氏來過?」錢氏回道:「吾等之前,未聞有漢地人民來過。在我們『五代紛擾離亂間』,吳越的船家來往海外,大多知道鵬島,因為這裡是在明州向南航行的路上,稍遇偏風,船隻便會飄到鵬島附近。不過別人可能沒有上來過,因為這裡沒有住人,也沒有可吃的東西。我們是因為船毀,才成為第一批登臨鵬島的人。算起來,吾等寄養斯島已有一千零二十八個寒暑。」錢氏對於年歲如此清楚,三人都很驚訝,好像他們年年都要過年,有壓歲錢可以拿。

鄭和領著三人對錢氏道謝:「多謝錢公親身訴說,吾等茅塞頓開。錢公是漢地航海家縱橫海外的第一代,是開澎第一人。吾等下西洋艦隊,是後生小輩。」馬歡說道:「回到會稽,一定前往杭州雷塔,祭告於汝錢氏先祖。」

三人依照錢氏指點,知道當年他們帶來的青瓷,有一部分存放在附近的小丘下方;前往尋覓,果然找到歷來為人稱道的「祕色瓷」;再依循汪前輩的指示,看到大量的宋元瓷器。把玩故物,看得到吳越人初來的悠遠細膩,也感受到宋元期間的興旺繁華。

 

 

參.海上英豪多姓鄭

 

回到大倉島向汪前輩辭別,馬歡又問:「前輩,是不是可以再請教一個問題?」前輩允諾之後,馬歡便問:「世人都說您到過並且記錄臺灣,而當時臺灣叫做琉球,但是萬曆間的陳第卻說,在他之前沒有中國人到過臺灣,不知究竟如何?」

大淵回道:「這確實是不容易說清楚,很容易引起誤會的一個問題。」大淵接著仔細解說:「我確實到過琉球並且記錄了琉球。但是我們元人所說的琉球,不同於你們明人所知道的琉球。在我們蒙元時期,中國東方的海面,北有日本,南有麻逸,那是現在的菲律賓;而日本、麻逸之間廣大海面的許多島嶼,除了彭湖,便是『流求』。彭湖,就是大家腳下的這幾座島,『流求』可就大了,包括與彭湖煙火相望的臺灣,也涵蓋遼闊的琉球群島。我們當時頗有一些人前往琉球群島,做了一些買賣。至於臺灣,我們只是從海上看到青翠的山峰,不曾上岸。登上臺灣島第一人,應當是連江陳第先生。」

汪前輩又補了一句:「三位留意一下,日出的時辰,從大倉出發,穿過彭湖最東邊的葉港,入海直前,掠過一小段海峽,看到一片平原,那裡便是開臺第一人陳第先生神靈永在的地方。」說完,隱消在雲煙之中。

 

乘著黎明的光芒,來到澎湖對岸的臺灣。跟澎湖比起來,這是一座遼闊的大島,近海處,平原開闊,人煙稠密,新舊房舍交雜,間有椰林穿插,一派南國景象。一處舊式庭院,閃著奪目的光芒,光芒來處是一座巍峨的樓閣,紅磚為牆,綠瓷為欗;重簷堆飾,以剪黏作飛簷、雙龍、浪花;正是汪前輩所指點的臺灣第一古蹟--- 赤崁樓。

樓閣有二,一在南,一在北,連成一體,面向西方。三人來到北側的樓閣,看到牆上一堆古碑,讀到一方特別的碑,上面雕刻著赤崁樓早期樓閣庭院繁榮景象。看得入神,恍惚間,一位明代打扮的士人,從碑上樓閣裡面走了出來。

鄭和向前施禮,說道:「來者可是連江陳一齋先生。」文士回道:「在下陳第,多謝識得小弟名諱,有聞本朝前輩雲遊至此,不勝歡迎。」

馬歡說道:「久聞先生大名,有幸能夠拜會。不過小弟不解,這赤崁樓是南明建築,吾兄萬曆之軀,何以屈身於後世建築,未知有何特別緣故?」

陳第回道:「吾不得已也,萬曆間小弟我隨沈將軍征倭至此,搭造帳蓬,不曾建造房舍。後二十年,紅毛番才來到臺灣安平;又後三十年,才有這座赤崁樓,不過這裡到底是開臺第一樓,而且還是後來鄭將軍的承天府,余安心於此。」

費信問道:「歷來相傳,吾漢地人民早在三國時代便已開拓臺灣,後來隋煬帝又遣軍至此,難道他們多年經營沒有留下官舍房屋?」

陳第答道:「費兄,《三國志》所載『夷州』,《隋書》所載『流求』,相傳是臺灣,其實那是後人突發的猜測,只是捕風捉影,沒有的事。」

馬歡問道:「那麼,吾兄在此都沒有可以聚談的前輩嗎?」陳第回道:「前輩怕是沒有,後輩則有一人。」陳第道:「弟之前,幾名海盜來過這裡,像林道乾、林鳳,但是他們志不在此,而且心術不正,無法攀交。有之,唯忠孝伯招討大將軍英魂相伴。」

鄭和久聞鄭延平英名,今在臺灣土地上聽到大名,如雷貫耳,精神為之一振。陳第的話才出口,鄭和便說:「未知能否引見招討大將軍。」陳第答道:「小弟早已想到這一層,招討大將軍與和兄您,關係太密切了。二位有三同:同為海上英雄,同為明之忠臣,同為鄭家之人。小弟先前請示忠孝伯,將軍極表歡迎。」

話才說完,赤崁樓地下室的石門緩緩啟開,一陣雲煙之中,出現一位勇毅的壯年將軍,中等身材,體魄強健,步履矯捷,眼光銳利。將軍對著鄭和走來,說道:「歡迎鄭家前輩,不遠萬里而來。早聞族兄為永樂君七次下西洋,乃聖朝國初之盛事。如今族兄能夠蒞臨鄙東小島,幸甚!幸甚!」

鄭和回道:「小弟鄙居雲南,本姓馬,萬幸得朝廷賜姓為鄭,辱列於吾兄家族。而吾兄賜姓國姓,小弟實不敢高攀。」

鄭成功說道:「多虧吾兄揚威四海,家父效法於國朝之末,小弟我不過坐享父蔭,落得世人常說,明代海上英豪都姓鄭,小弟自愧弗如。」鄭成功又說:「說來慚愧,和兄您縱橫於印度洋,家父只來往於日本南洋之間,而我減縮於兩岸之間,像唱戲的說的:『一陣不如一陣(鄭)』。」

鄭和說:「其實不是這樣,小弟我領了聖旨,支領工部錢糧,不過到達幾個番邦採買土產;憑著兩萬大軍,找幾個番王宣讀詔書。令尊則不同,以自身之力,奮戰群雄,所向無敵,縱橫於日本、南海之間,連紅毛番都要迴避而行,那可真是『當中國稱霸於海上』。到了吾兄手上,焚儒衣,誓師海上,西方之強紅毛番,受降納島,延大明國祚,滿清為之頒布『禁海遷界』之令。沈葆禎說得好:『開萬古得未曾有之奇,洪荒留此山川,作遺民世界。』」

同是海上開路人,話到興頭攬不住。晨曦把赤崁樓前椰子樹照得微微溫馨;赤崁樓屋脊上的雙龍,吐納旭暉於龍珠;樓閣內熱氣昇起,一陣熱過一陣,兩鄭這才依依道別。

陳第把三仙送到大井頭,這才想起擱在心裡的話,差不多給忘了;連忙述說:「當年隨沈將軍出入東番,前前後後聽到不少關於鄭兄的傳說。這些說法,繪聲繪影,多為無稽之談,但也有幾則故事深入人心,讓我半信半疑。小弟我在撰寫〈東番記〉的時候,不小心寫進了一項傳說,後來為許多人引用,我非常後悔;今天鄭重當面向三位致最深的歉意。」

鄭和說:「到底是什麼傳說,說來解解悶。」陳第說:「小弟我聽別人胡說,說當年鄭兄下西洋來到東番,為了對付這裡的居民,讓他們每人帶上鈴鐺,以掌握他們的動靜,叫做『東番掛鈴』。」鄭和說:「這也是讚美我鄭和的好話。」費信說:「不過有一點過份,開玩笑開到先住民的頭上。」陳第說:「是啊,我後悔不及,尤其現在本土意識高漲的時候。」

馬歡趕忙把話支開,說道:「陳兄,您說有許多傳說,還有什麼,說來聽聽。」

陳第說:「三位,你們看看,這裡叫大井頭,是當年赤崁街的總渡頭,相傳鄭兄您當年下西洋曾經來到這裡,汲取淡水,叫做『赤崁汲水』。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此事?」鄭和說:「聽起來很有趣,但可惜小弟我沒有福份喝這裡的水。」陳第補充一句:「這座井,其實是紅毛番來到以後才出現的。」陳第又說:「還有一說,說鄭兄您在鳳山植薑,治好番人的皮膚病。」費信說:「這件事我聽過,是在暹羅聽到的,說是暹羅得到華人的教導,用薑水治病,沒想到這種說法竟然無翼而飛,來到臺灣。」

  日頭高掛,要說的話也說得差不多了。費信、馬歡各自溜了一句,道出臺灣所見所聞,陳第、鄭和隨口呼應,為臺灣之旅劃下休止符。語曰:

植薑作藥暹羅事,赤崁之名明末始;

東番繫鈴語失敬,六百年後長見識。

(赤崁樓客為臺南市文史工作者)

 


鄭和密碼—完結篇

船政新臣

 

2005711日下午,台北。

新竹交通大學海洋工程系特聘講座教授蔡力虹獨自坐在禮堂的角落,覺得前方台上的航海節慶祝活動很無聊,卻也很無奈,正在猶豫等一下他的特邀演講要用「點到為止版」,還是「大砲版」。

雖然政府口口聲聲要發展海洋事業,還用學界戲稱為「七七巧可力」的七年七百億特別預算經費,以高薪把他從挪威北海石油公司挖角回來台灣。可是兩年來空有充裕的研究經費,沒有實驗室的技術人力支援與相關產業的配合,不禁使他開始懷疑當初回台的決定是否正確,也因此想利用今天演講的機會來剖析問題,只是還拿捏不定言詞的犀利程度。

這兩年來,只有認識了在中研院民族所工作的妻子讓他比較快樂,那是他為了提倡海洋文化而開始研究鄭和所創造的機緣。正當他陷入上個月兩人去綠島度蜜月的甜蜜回憶時,手機響了。

 

「老師,宇英剛被綁架了!」手機傳來王雨寒的急切的聲音。

 

王雨寒是成功大學歷史系的碩一生,本來和男朋友林宇英約在東豐路的古典玫瑰園碰面,剛經過成大醫院圍牆外時,看到在馬路對面餐廳門口等她的宇英和兩個人一起上了一輛轎車。等她跑過這條林蔭大道,車子已不見蹤影,旁邊電燈桿上卻貼了張紙條。

 

紙條上要她聯絡蔡力虹,而且不能報警,不然就宇英會有危險。她本來想先聯絡宇英在成大造船系博士班的指導老師黃教授,卻遍尋不著,只好乖乖照指示找到蔡力虹。這一年來,由於一起研究鄭和的緣故,蔡力虹、黃教授、林宇英組成了一個小團隊定期討論,在宇英的遊說下,她上週才加入。

 

蔡力虹聽完電話後心中一直掛念著學生,藉機告辭,留下演講稿請人代念,台下不免一陣交頭接耳,他也顧不了那麼多,匆匆離去。

 

11日晚上,成大。

冷霞生原名Sean Linden,是喬裝成英文老師的美國情報單位NSA駐台特派員,正用流利的中文詢問林宇英與黃教授。

 

Sean! 我已經解釋過很多遍了,寶船不可能長444尺,寬18丈那麼大,Why don’t you believe me!

 

黃教授看著這個剛表明身份的美國特務,很難相信當年留學時的同班同學後來竟然替NSA工作。但更令他難以置信的是,自己愛玩帆船,也有造船工程碩士學位的Sean,竟會相信六百年前會有一萬多噸的木帆船,還反過來要他幫忙解釋中國古書上的文意,而不相信他這三年來苦心研究的成果。

 

「我們有證據與理論說明這些文字記載是正確的,只是不知如何解讀。所以請你們再好好想一想。」冷霞生再解釋了一次。

 

11日半夜,安平。

蔡力虹接完雨寒的電話,匆匆回到辦公室找相關資料,再飛車趕到台南時,已近午夜。兩人打了紙條上的電話,與冷霞生約在安平秋茂園海邊。先依指示買了八碗同記安平豆花後,穿過樹林往海灘走,忽然看到兩個黑影晃動,就失去了知覺。

 

12日破曉前,墾丁某飯店。

黃教授、蔡力虹、宇英、雨寒四人在房裡逐漸醒來。冷霞生踱著步,不時看著牆上的地圖及鄭和航海圖沈思,見四人一一清醒,說道:

「先向你們致歉,用這種方式帶你們來墾丁。雖然我中文講得還不錯,但是古文就不行了,所以還要靠你們幫忙。By the way,豆花很好吃,真是名不虛傳,你們也嚐嚐吧。」

 

「幫什麼忙?要人幫忙還用這種方式!為什麼帶我們來這裡?」雨寒不客氣地抱怨。

 

「我們相信荷蘭萊登大學的物理學兼歷史學教授史利斯維克,七年前私下所發現的一些鄭和謎題已經有了解答。他那漢學家女兒安娜把父親生前的手稿交給我們後,我們才知道他發現航海圖其實藏有秘密,而秘密就在鄭和航線附近。我們最近的偵測結果已經把範圍縮小到南台灣附近海域了。」

 

「什麼秘密啊?」宇英問道。

 

「他們父女倆的研究發現所謂的鄭和航海圖不只是份海圖,也是一份指引。但是他們卻還未突破關鍵點。」

 

「關鍵點是什麼?」宇英再問。

「我猜應該是鄭和寶船的真正尺寸,以及錯誤的記載與真正尺寸間的關聯。所以才想請我們幫忙解這個尺寸之謎。」最後醒來的黃教授反而最進入狀況。

「你剛說縮小範圍到南台灣是什麼意思啊?」蔡力虹問到關鍵。

「等你們解開尺寸之謎後再告訴你們。」冷霞生還是不肯鬆口。

 

FAX from Dayton.」一名手下遞了份文件給冷霞生。

看到其他三人一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樣子,留美的黃教授解釋說:「戴頓是個俄亥俄州的工業城,不過我猜他們指的應該是附近的懷特•彼得生空軍基地。」他留學時曾去基地附設的航太博物館參觀過,所以略知一二。

 

「總部剛剛確認潛艦水下偵測的發現。我們要加緊腳步了。」冷霞生意識到距戴頓的行動總部上級給的時限:美東時間1124時,只剩幾小時了。

 

「我對你們的期望很簡單,想個符合邏輯的理論來解釋《明史》的寶船尺寸不是瞎編的。我們知道那些數字不是船的真正尺寸,所以可以假設那些數字是用某種方式編出來的,看你們能不能把這方式找出來。還有……嗯,順便看看和北緯2340分有沒有什麼關聯,這個緯度是我們潛艦與衛星探測結果的粗略估計歸納。」

 

蔡力虹與黃教授在研究鄭和的過程中早就討論過這個問題,當初讀史利斯維克試圖解釋這數字由來的論文時,還覺得滿有趣的,可是沒太在意。

 

「好吧,我們再討論看看。你有史利斯維克的論文吧?」黃教授回應道。

「在這裡。」冷霞生交給他著名的海事史期刊Mariner’s Mirror上的一份論文。

 

十五分鐘後,宇英用美國人的筆記型電腦開始計算,黃教授則用手算檢驗另一個假說。雨寒則幫蔡力虹整理他們受史利斯維克idea所啟發的兩個假說。

 

        「我們現在有兩個似乎還算合理的假說,假說A呢,是假設《明史》記載的寶船長寬比與真正的寶船相同、而深約10尺,但當時故意省略深度記載,而且真正的長寬深的乘積和記載中長寬的乘積相同,因為要保持寶船的『料』值不變。這樣倒算回去可以得到船長140尺,約合44.2公尺、寬57尺、深10尺,若以福船形式估計,它的排水量大約900噸。」藍宇英報告他的計算結果。

 

「耶,那和嘉靖年間出使琉球的封舟差不多大!」雨寒掩不住發現的興奮。

 

黃教授接著說:「假說B則依照史利斯維克的假設:《明史》中的長寬尺寸都是實際的1.5次方,以求長寬乘積的因次和真正的長寬深三者乘積的因次相符合,這樣倒算得到長676,寬274。但是深度不知,如果再假設長深比1114,分別可以得到21.55公尺,而這樣的船只有110140噸!」

 

冷霞生聽完,迅速地在電腦中輸入這些數字以及倒算的方法,由於倒算的數字計算很簡單,早已備妥的程式不到半秒就跑出三個經緯度座標,並標在電子海圖上,他再把最新的地球資源衛星遙測結果疊上去。

Oh, my God! We find them.」他不禁叫了出來。

 

宇英的位置剛好可以瞄到螢幕,三個紅點幾乎連成一條直線,分別是綠島、高雄縣興達港西方外海、澎湖西南方的海中。

 

12日上午九點,恆春機場。

恆春五里亭這小機場的飛機向來很少,若不是掛著能源合作及學術研究的名義,冷霞生實在不願意如此招搖地使用這機場。在飛往綠島的NSA專用飛機上他繼續解釋:「因為恆春半島有你們中科院的九鵬基地,這幾年來我們表面上是派船艦到蘭嶼、綠島附近來監控台灣的飛彈發展,其實夜裡偷偷用潛艦發射的小型兩棲無人偵察器測量附近的能源蘊藏。」

 

「那我上個月在綠島度蜜月時,晚上看見的紅色不明飛行物其實是你們的…」

 

「大概不會錯。而且我們幾年前先假借颱風的影響,故意讓阿瑪斯號散裝貨輪在墾丁附近沉沒,用大量的鐵礦砂改變局部地磁來測試一些假設。各種跡象看來都指向南台灣的東西方海域有豐富的能源蘊藏。現在可以確定這三個地點是綠島旭海溫泉、澎湖水道入口、鄭和航海圖上的石星石塘,也就是在澎湖西南方名為『台灣堆』的暗礁淺灘區,全都在北緯2340分附近,相當符合我們衛星及潛艦探測的結果。」

 

「原來阿瑪斯號是你們搞的鬼,你知道那造成多大的生態浩劫嗎?」在校曾參加過環保社的宇英氣憤地說。

 

「嗯,這三個地方剛好是地熱、洋流發電、甲烷水合物的蘊藏點嘛。」蔡力虹立刻發現其中的關聯。

 

「是的,鄭和航海圖上的石星石塘不是隨意亂畫的一堆圓圈,而是密碼。史利斯維克解出畫中的第一個地點,還有航行到另兩處的導航換算方式,也就是後兩幅過洋牽星圖,只是要用反算的。但是我們一直找不到反算的方式及輸入值。可以說航海圖這個鎖好不容易找到了,而鑰匙雖然很明顯就是那個連白癡都知道有問題的寶船尺寸,卻花了六百年才被破解。」

 

「哇!原來航海圖就是藏寶圖,那寶就是能源耶!難怪你們美國人這麼有興趣。那過洋牽星圖就可以說是越過東、西洋界線牽往『石星』的導航圖,而第一幅圖的說明文字『從忽魯莫斯回古里』雖然也沒錯,但其實是個障眼法。」雨寒機伶地總結,說完自己又覺得怪怪的:

「可是,這鄭和密碼及過洋牽星圖當初又是怎麼來的?是誰製作的呢?」

眾人陷入一片沉寂…

這個好問題讓蔡力虹想起大學時代的女友王倩雲,現在是以人體管路共振的特異功能研究而聞名的台大生物物理學教授,剛被借調成為台灣的第一位女性國科會主委。

「不知道是外星人還是特異功能人士,比較有可能是當年製作密碼的人哩?」蔡力虹喃喃自語。

「嘿!子不語怪力亂神。」黃教授在旁輕輕地回應,不知道在飛機的風切聲中蔡力虹聽到了沒。

(船政新臣為科技史研究者)


***********************

* *

***********************

  秋風起,黃葉落;九月,歸航的帆船應該都回來了。

  下西洋的船隻,如果錯過了季風,要晚一年才能歸來;如果有什麼差池,也可能會久滯不歸。2005年七月十一日,上午九點鐘,中國海岸的船隻,長鳴一分鐘,響徹雲霄,不知遠在「天方」的未歸人,聽到了沒有。八、九月,香港、澳門、臺灣也都齊聲呼請,如果真有遠達美洲的艦隊,應當也聽得到呼請。如果,天涯猶有未歸人,怕要再等一百年,或是更久。

 

  鄭和簡訊23期的書評,陳信雄評論萬明的《明抄本〈瀛涯勝覽〉校注》,認為此書是《瀛涯勝覽》第九次重大重修工程,是研究鄭和下西洋的案頭的重要工具書,此書的完成是鄭和下西洋600周年紀念的最有意義的成果之一。

 

  陳玉女的《晚明鄭和資料探索》認為晚明是鄭和形象重新塑造的重要階段,著作多,而各種想法紛紛出現。陳信雄《六百年來鄭和形象的演變》則以整個六百年為視野,認為六百年間,鄭和的形象不斷地變化;人間除了歷史的鄭和,也出現層累堆積的傳說的鄭和,以及幻想者無中生有,想像出來的鄭和。

 

  章樂綺、邱清華《鄭和在臺灣》廣搜史料眼看八方,記錄歷來曾經在臺灣出現的「鄭和」,不問它可信或不可信;涵蓋史書的著錄,命名的神木、軍艦、飯館,鄭和紀念館,以及各種研討會,各種出版品,乃至大學裡的專業課程。曾玲《東南亞的鄭和》跳開傳統歷史學的範疇,以歷史人類學和文化人類學的眼光,介紹並探討東南亞各國華人與當地族群對於鄭和種種說法;曾玲指出,這些傳說與中國本土差異甚大,其中隱藏著許多獨特的文化意義。

 

蔡侑樺拿起放大鏡,檢視《星槎勝欖》的瓷器記錄;發現明代的費信,竟然說明代人販賣元代的瓷器,而且查明是抄自元代的一本名著,《島夷志略》。這種探討或許是理解《星槎勝覽》的一種方法。歐政良透過英國法院的公告,發現孟席斯官司糾纏,負債數十萬英磅,跟一般所知醉心海洋史的英國士紳的形象頗有差異。也許這是理解《1421》這本奇異的書的另一種方法。

 

  赤崁樓主跟隨鄭和第八次下西洋,回到了南海,在南洋的「鄭和」群礁的「太平」島,而不回到福建的「大平」港,不回江蘇「太倉」,竟找到澎湖「大倉」逗留尋古,再轉入臺灣拜會鄭

家雄鄭成功。船政新臣加入了小說的行列,以科幻小說另起爐灶,說「鄭和航海圖」一如「達文西密碼」,含有藏寶圖,這項發現與爭奪,牽動荷蘭、臺灣的學術界,驚動了美國的情報單位NSA 

  本刊為鄭和下西洋600周年紀念而發行,以2005年為終點目標。自20019月創刊迄今,已有二十三期;下一期,12月下旬的第24期,將是完結篇。期望各界對於鄭和下西洋有看法有所感的朋友,不吝賜稿,共同為鄭和下西洋600周年紀念活動劃上句點。

Newsletter on Cheng-Ho

No. 23                  20 September 2005

Contents

Activities

1. Symposium and Memorial Services on Cheng-Ho in ChinaNan-jingShang-HaiBeijing  ………………………………………………………………………………July 2005

2. Symposium and Exhibition on Cheng-Ho in Singapore…………………………………August 2005

3. Symposium and Exhibition on Cheng-Ho in Macao…………………………………September 2005

4. Exhibition about Cheng-Ho in Taichung,Taiwan ……………     …………June to October 2005

5. Exhibition about Cheng-Ho in Taipei,Taiwan……………………    September to November 2005

 

Book Review

1. Afterthoughts of Reading “An Annotation of the Ming Manuscript of Ma Huan’s Ying-Yai Sheng-Lan” by Wan-Min………………………………………………………Chen, Hsin-hsiung

 

Articles

1. Exploration of Primary Sources on Cheng-Ho in the Late Ming Period ………Cheng, Yuh-neu

2. The Image Changing of Cheng-Ho over 600 Years………………………………Chen, Hsin-hsiung

3. Cheng-Ho in Taiwan ………………………………………Chwang, Leh-chii & Chiu, Ching-hwa

4. Cultural PerspectiveCheng-Ho in South-East Asia ……………………………………Zeng, Lin

5. Examination of the “Hsing Chuao San Lan” Records on Ceramics …………………Tsai, Yuo-hwa

6. The Other Side of Mr. Menzis ………………………………………………………Oh, Zheng-liang

 

Literary words

1. Cheng-Ho Visited Taiwan and Penhu in His Eighth Voyage …………………………Chi Kan Lou Ker

2.Cheng Ho’s Code – Ending……………………………………………………Chuan Zheng Hsin Chen

 

Editor’s Report

Contents in English

 

Internet address :http://proj.ncku.edu.tw/chengho/     Email address : chengho@proj.ncku.edu.tw

Publisher : Wang, Wen-Hsia

Adress : 1 Da Hsueh Road, 701 Tainan, Department of History,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 Taiwan, R. O. C.

Editors : Chen Hsin-hsiung; Wang, Wen-Hsia; Cheng Zhing; Cheng Wing-sheung;

Chen Yuh-neu; Chen Jeng-horng

 



[1] 兪樾撰,《春在堂隨筆》。參引張華,夏維中等撰,〈《西洋記》初探〉,《鄭和研究》第四期,1987.5,頁53-57)。張燕波撰,〈《西洋記》與鄭和研究〉(江蘇省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周年活動籌備領導小組編,《紀念正和下西洋600周年國際學術論壇論文集》,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5)一文,引述魯迅和向達兩位先生的看法,認為羅懋登《西洋記》之作,乃因羅懋登眼見國勢危急,朝廷柔弱無能,于是作《西洋記》以諷喻當局(頁724)。

[2] 闕名(不詳撰者),《奉天命三保下西洋》(收入《孤本元明雜劇》第四冊,台北:臺灣商務,1977)。

[3] 周茹燕撰,〈明雜劇《奉天命三保下西洋》〉(江蘇省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周年活動籌備領導小組編,《紀念正和下西洋600周年國際學術論壇論文集》)提到《奉天命三保下西洋》是明代宮廷經常演出的劇目之一(頁722)。

[4] 劉若愚撰(明),《酌中志》卷十六,〈內府衙門職掌〉(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頁108

[5] 錢茂偉著,《明代史學的歷程》(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3),〈第三編 明末清初:中國史學的多元化〉。

[6] 顧起元撰(明),《客座贅言》卷一(萬曆46年(1618)刊刻),頁31

[7] 張顯清撰,〈也談鄭和遠航的動因紀念鄭和遠航600周年〉(中國明史學會主辦,《明史研究》第9輯,合肥:黃山書社出版,2005),頁20

[8] 同前註,頁17-18

[9] 王世貞撰(明),《弇山堂別集》卷二十一,〈史乘考誤二〉。

[10]張顯清撰,〈也談鄭和遠航的動因紀念鄭和遠航600周年〉,頁20

[11]張晉撰(),楊履道注(),《續尤西堂擬明史樂府》(收入《叢書集成》279,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518

[12]顧起元撰(明),《客座贅言》卷一(萬曆46年(1618)刊刻),頁31

[13]關於鄭和形象的演變,詳細可參見陳信雄撰,〈六百年鄭和形象的演變〉(會議論文。澳門:《鄭和與海上絲綢之路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周年學術研討會》,20059月)。

[14]劉大夏隱匿鄭和航海檔案的記載,可參見嚴從簡撰(明),《殊域周咨錄》(萬曆11年(1583)刊);顧起元撰(明),《客座贅言》卷1,〈寶船廠〉;李贄(明)撰,《續藏書》(萬曆39年(1611))卷16,〈經濟名臣•項襄毅公〉。

 

 

[15] 《明實錄》。中研院史語所編,京都市,中文出版主出版,1984

[16] 《衛所武職選薄》,藏北京第一檔案館。

[17] 《鄭和史迹文物選》,人民交通出版社,1985,頁1

[18] 《鄭和史迹文物選》,人民交通出版社,1985,頁16

[19] 太倉瀏河天妃宮「鄭和紀念館」展示。

[20] 福建長樂「鄭和紀念館」展示。

[21] 福建泉州聖墓前碑石,猶在原地。

[22] 斯里蘭卡可倫坡博物館展示。

[23]馮承鈞校注,《瀛涯勝覽校注》,商務印書館,1934,〈古里國〉,頁43;《明實錄》〈太宗實錄〉

183

[24]馮承鈞校注,《瀛涯勝覽校注》,商務印書館,1934

[25]太倉瀏河天妃宮「鄭和紀念館」展示之〈明武略將軍太倉衛副千戶尚侯聲遠墓志〉。

[26] 祝允明《前聞記》,北京,中華書局,1985,頁72

[27] 黃省曾《西洋朝貢典錄》,北京,中華書局,1991,自序,頁1

[28] 嚴從簡,《殊域周咨錄》,卷八〈瑣里、古里〉條,北京,中華書局,1993,頁307

[29] 王世貞,《弇山堂別集》,臺北,學生書局,1965,第六輯,〈中官考〉,頁3973

[30] 此書版本甚多,今可見明末版本(東洋文庫藏書),清初版本,清末版本,乃至當代排印本。

[31] 顧起元,《客座贅語》,中華書局,〈寶船廠〉,頁31

[32] 向達,《鄭和航海圖》,北京,中華書局,1961,頁22

[33] 尹守衡,《明史竊》,臺北,華世出版社,1978

[34] 傅維鱗,《明書》,臺北,華正書局,1974

[35] 張廷玉,《明史》,卷304〈宦官〉一。

[36] W. F. Mayers“Chinese Exploration of the Indian Ocean during the Fifteen Century”,發表於”China Review”,第三冊(1874-1875),第四冊( 1875-1876)

[37]伯希和,1933《十五世紀中國人的偉大航行》,以法文發表於《通報》,次年馮承鈞譯注此文,以《鄭和下西洋》書名在商務印書館出版。

[38] John Vivian Gotlieb Mills ,Ma Huan  Ying-Yai Sheng-Lan‘The Overall Survey of the Ocean’s Shores”, Cambridge Mass: University Press-Hakluyt Scioty,1970.; 陳信雄,〈歐美鄭和研究的歷史和特色〉,收於南京《紀念鄭和下西洋600周年國際學術論壇論文集》,頁927-9352005.7.

[39] 190310月出版,《大陸》月刊第11期,〈支那航海家鄭和傳〉;作者未署名。梁啟超〈祖國大航海家鄭和傳〉發表於19055月《新民叢報》半月刊69號。引自,王曉秋〈評梁啟超對鄭和下西洋的研究〉,南京,2005,7,《鄭和下西洋600周年國際學術論壇論文集》,頁945

[40] Louise Levathes, “When China Ruled the Sea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1994;邱仲麟譯成中文,臺北,遠流出版公司2000年出版。

[41] Gavin Menzies, 1421---“The Year China Discovered the World”, Bantam Press,2002;鮑家慶譯成中文,臺北,遠流出版公司2003年出版。

[42] 《衛所武職選薄》,之為學者提及,見於1980年,徐玉虎《明鄭和之研究》頁28,291995,5,《鄭和研究》,徐恭生〈鄭和下西洋《衛所武職選薄》;1996.5,《鄭和研究》,松淵章〈關於鄭和下西洋的隨員〉。

[43] 永樂間戶部尚書夏元吉反對最烈,為之入獄。

[44]嚴從簡,《殊域周咨錄》,卷八〈瑣里、古里〉條,北京,中華書局,1993,頁308。《明史》卷182,列傳第70,劉大夏傳。

[45].《三寶太監下西洋記通俗演義》第九十九回。

[46].向達,《鄭和航海圖》,北京,中華書局,1961,頁3,4

[47] 蘇慶華《鄭和廟在馬來西亞及其傳說故事》,載《馬新華人研究蘇慶華論文集》P155-182,馬來西亞創價學會,2004年出版。

[48] 見林天佑《三寶瓏歷史:自三保時代至華人公館的撤銷(1416-1931) 》,該書已由李學民、陳巽華譯成中文,暨南大學1984年出版。

[49] 如蘇藝編著的《印尼采風錄—三寶瓏與班讓河的光榮史》,香港,上海書局穩定1963年出版;沙堿x《印尼風光》,香港,上海書局,1963年出版;劉煥然編《荷屬東印度概覽》第三編第八節:中爪哇省會的三寶瓏》,強化圖書出版社,1939年出版,新加坡南洋商報總發行。

[50] 陳達生“鄭和、東南亞的回教與《三寶瓏編年史》,《亞洲文化》27期,P86-104,新加坡亞洲研究學會,2003年。

[51] 李炯才《印尼—神話與現實:三寶太監及其侍從的神話》,頁78,新加坡教育出版社,1979年。

[52] 蘇慶華《鄭和廟在馬來西亞及其傳說故事》,載《馬新華人研究蘇慶華論文集》P155-182,馬來西亞創價學會,2004年出版。

[53] 許雲樵在《馬來亞叢談》頁41,南洋文摘第二卷合訂本第二期。

[54] 段立生《泰國的中式廟宇》頁197-202,泰國大同社出版有限公司1996年出版。

[55] 向達《論羅懋登著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載明 羅懋登著,陸樹侖 竺少華校點《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出版。

[56] 上述有關的傳說,可見許多中國與東南亞的文獻。

[57] 例如,馬來西亞登嘉樓的“三寶公廟“是在每年的農曆629慶祝鄭和的生日;泰國的三寶公廟在農曆424日舉辦鄭和生日的神誕活動;印尼爪哇的”三寶宮廟“則在農曆630日舉辦鄭和的神誕活動。